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实力提升!(7/8求鲜花,求收藏!!)小说

第七章实力提升!(7/8求鲜花,求收藏!!)

来源:随伴小说网 时间:2021-05-19 03:16:25
大唐从玄幻开始状态:连载作者:91慎重车手全文阅读

这是熟悉大唐,也是陌生的异界。李世民曾在玄武门前,一剑开天,斩落先帝,登基成圣!凌烟台竟在百年前就高高筑起,里面藏着这方世界最大的秘密!长安城星辉照耀,常有巨人奔走于夜空,手持一对擂鼓瓮金锤,有撼天巨力,一怒之下竟将怪人刀柄上沾满鲜血,坐骑旁挂着汉人的头颅,一旁的水袋中盛满了新鲜的血液!满是凶恶嗜血之意!。

大唐从玄幻开始 精彩章节

静谧的山洞之中,火光映照着两个紧紧相拥的影子。

淡淡星辉萦绕着,如同神仙眷侣一般。

殷烈不断地燃烧着自己的真元,让自己的体温更加灼热一些,以求给逐渐冰冷的李若寒更多的温暖。

两人赤身相拥,李若寒眼神迷离,呢喃着。

殷烈仿若拥抱着一块冰玉一样。

“以后……别再提退婚之事了。”李若寒卧在殷烈怀中,笑中带泪。

“我答应你。”殷烈柔声哄着她,这个女子的善良、执着深深地打动着他。

哪怕她对殷烈并无爱慕之意,可为了一份婚书,一道承诺,甘愿付出一辈子,连性命也丢在了这里。

李若寒展颜笑了,那是令天地失色的凄美,刹那间殷烈竟有片刻失神。

殷烈心头一颤,不由地涌上一股怜惜之意,重重的吻在李若寒的樱唇之上。

李若寒生涩地回应他,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夫君……”

李若寒“嘤咛”出声,带着哭意又满怀欣喜。

她终于令殷烈接受了她,虽然在临死之前,可对那份誓约,那份婚书,她尽力了。

星辉淡淡将二人笼罩,殷烈温柔到了极点,一一将她眼角的泪痕吻去,体内的真元空了一遍又一遍。

他不断消耗着手臂上的能量槽,支撑着真元的燃烧,好让李若寒冰冷的躯体,感受到一丝温暖。

“夫君……冷。”

李若寒没有意识地呢喃着,衣甲尽去,紧紧拥抱着殷烈,如同一个无助的小女孩一般。

“乖,没事的。”殷烈抚着她的长发,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柔声哄着。

夜色静谧,山洞中两个影子在摇曳的火光之下死死相拥,偶尔女子发出无意识的呢喃,男子便轻轻地拍打着女子的后背,仿若哄小孩儿入睡一般,温柔至极。

李若寒已经沉沉睡去,依旧呢喃着,殷烈感受着她的躯体,似乎逐渐温暖起来,开始有了些许生机。

殷烈心头不禁闪过一丝欣喜,拥着李若寒,温柔地回答着她那些无意识的呢喃。

“以后……别再退婚了。”

“好。”

“不许一个人跑出来。”

“好。”

“夫君……”

“嗯。”

“抱。”

…………

…………

一夜过去,殷烈起身,一旁的李若寒呼吸平稳,显然是睡熟了,性命已无大碍,想来是九转还灵丹起作用了。

他轻轻地摸了摸李若寒光洁的额头,还有些发烫,此时这位大唐的第一天才,体内真元全无,和一个普通人一般无二。

殷烈叹了口气,用衣物将李若寒盖了严实。

他转头看了看手臂上的光点,只剩下一颗还在亮着。

“系统,给我调出属性面板。”

【好的!】

系统应声,随后一道淡蓝色的面板出现在殷烈眼前。

宿主:殷烈

修为:通脉二重

功法:暂无

力量(强化次数x2)特性:无。

敏捷(强化次数x1)特性:无

精神(强化次数x1)特性:无

肉身(强化次数x5)特性:可以短暂地爆发气血之力,打出通脉四重的全力一击。

殷烈扫视着面板,心中大概有个计较,自己如今通脉二重的实力只能在突厥追兵下勉强自保,提升实力迫在眉睫啊!

“系统,消耗一点能量槽,提升力量!”

殷烈下达指令,手臂上最后一道光点也黯淡了下来,面板上通脉二重变成了三重。

力量(强化次数x3)特性:真元凝实,实际战力提升。

随着面板的变化,殷烈以内再度涌现出一道真元,直接将他脚底直丹田的一处大脉贯通,体内的真元疯狂凝聚,不断的压缩整合。

真元从开始的奔流大河变成了涓涓细流,可殷烈却很明显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真元比原来的质量高出了不止一筹!

如今发丝粗细的真元蕴含的能量是当初的三倍乃至更多!

殷烈忙坐下调息,不断地从外界汲取真元,慢慢的一道一道吸入发丝的灵气汇入殷烈体内,然后通过经脉压缩凝练,足足过去了半日,殷烈才让自己体内的真元回满!

而此刻,殷烈体内真元磅礴,比之当初要强出十倍不止!甚至可以硬抗通脉四重的高手,若是凭借气血爆发之力,更是能打出通脉七重的全力一击!

殷烈从一旁拾起一块黑色岩石,入手竟有金铁之感,随后手掌微微一握,那块岩石竟然直接被捏成了齑粉,簌簌落下!

他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等力量总算有了能够突破突厥包围的资本。

大唐从玄幻开始状态:连载作者:91慎重车手全文阅读

这是熟悉大唐,也是陌生的异界。李世民曾在玄武门前,一剑开天,斩落先帝,登基成圣!凌烟台竟在百年前就高高筑起,里面藏着这方世界最大的秘密!长安城星辉照耀,常有巨人奔走于夜空,手持一对擂鼓瓮金锤,有撼天巨力,一怒之下竟将怪人刀柄上沾满鲜血,坐骑旁挂着汉人的头颅,一旁的水袋中盛满了新鲜的血液!满是凶恶嗜血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