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章 商议小说

第十三章 商议

来源:随伴小说网 时间:2021-05-19 01:17:02
眀玥状态:完结作者:逐一2019全文阅读

生去皇帝家里,却身世悲惨,历尽苦难,终做一代中兴之君,史书评价她为人宽厚仁慈,勤于政事,没最近声色,是那孩子仍然不肯从衣柜出来,张玥想着这应该是被吓怕了,算了,今晚就让他在衣柜呆一晚吧,待明日再做打算。。

眀玥 精彩章节

张玥与纪如墨回到丽泽轩时,发现元默、小通、阿敬三人在院内等候。他们看见二人回来,都快步走到身前,“少爷,你可回来了?”“张小五,你又去哪里胡闹了?”“公子,您还好吧,”如墨冲阿敬点点头,示意没事,张玥满面轻松地说道:“我跟纪公子下山游玩了一番,刚刚回来。”“你下山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问了守院门的弟子,才知道你下了山,是为了那个案子吗?我不是答应你一起去吗?为什么不来找我?还这么晚才回来,你的胆子倒是见长!敢在山里走夜路?!山里夜路多危险,你不知道吗?跟你说几次,你能长记性……”元默劈头盖脸的骂下来。张玥的气场瞬间弱了下来,心中埋怨元默,外人在场一点面子不给,心里知道理亏,嘴上仍倔倔的申辩着,“师傅让我陪好如墨,我这也是按照师傅的意思办事。再说,再说我也不是一个人走山路,如墨跟我一起啊!”元默的眼眸幽深起来,打量了几眼张玥与如墨,“哼!我倒没想到,才认识几天,一起下一趟山,你们倒如此相熟了,都直呼其名了。‘’如墨闻言,也回视一眼元默,眼眸似乎掠过一丝说不清的神色,随即恢复正常。阿敬此时在旁边也开了腔,“公子,您身子金贵,阿敬还是时刻贴身护卫着为好,省的让一些无谓的闲人带着您涉险。”边说边恶狠狠地瞪了张玥一眼。张玥知道惹了众怒,也不敢搭腔。如墨喝住阿敬的话语,“阿敬,不得无礼,是我想下山走走,求张公子带我前去的。”说完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元默。元默听到后停止数落张玥,与如墨对视,表情高深莫测起来。小通这时在旁边说道,“少爷,你快与纪公子进屋休息,跑了一大整天,又累又饿吧?”张玥赶紧接腔,赔笑道,“是,是,咱们先进去,小通,我不饿,只是渴啊,你快沏一大壶茶送到院子里凉亭石桌上,元默,案子的事情,我还要跟你说呢,我们进院子里聊嘛!”元默一甩袖,转身进了院子,其他人也跟了进去。大家围着石桌坐下,小通沏好茶,给大家倒上,张玥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茶,才解了口渴,方把白天查案的经过告诉了大家。又拿出怀中的卷宗让大家传看了一遍,“就是这样,大家有什么想法吗?”元默没吱声,拿起茶杯,慢悠悠碾转着茶杯。如墨也没有说话,低下眉头,想是思考着什么。他身旁的阿敬则事不关己似得,没有丝毫表情。小通不停地给大家添着茶水。张玥懵了,“元默,如墨是客人不好发表意见,你怎么也不说话?”元默冷笑一声,“哼,才认识几天而已,就叫的这么亲近?你那傻子病又犯了,别人扔个肉包子给你,你就把人家当至交好友了呗!”一听元默又开始胡说八道,张玥赶紧看了一眼如墨,见如墨神色如常,不像生了气,只是端起茶碗轻抿了一口,又稳稳放下。张玥暗松了一口气,忙解释道,“元默,你又发什么神经?如墨乃是谦谦君子,不似你如此小气!”“我怎么小气了?”元默反驳道。“那你把案子破了啊?”“张小五,我告诉你,你也不必激我!你舅舅不是也告诉你了,这个案子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凶手的背景恐怕深的很,那县令必是受到不小的压力,才会匆匆结案。我看你还是不要管此事了,以免惹事上身。”“小通,你说呢?”张玥转问正斟茶的小通,小通也帮腔道,“少爷,我觉得元默少爷说的挺对的,您还是别管这事了。”张玥又看向如墨,如墨才喝完一杯茶,小通刚给他倒上一杯,他正轻吹着茶面浮起的茶叶...算了,不要难为如墨,这件事跟他本来也没有关系,人家跟你萍水相逢,却把你当朋友,陪你查案已经仁至义尽了。可是难道真的不管此事,让那卖唱的少女冤死,让其她失踪少女自生自灭?张玥看着大家,心中有了主意。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一饮而尽。然后语气坚定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劝我不管这件事是为我好,可是那女死者并不是唯一的失踪者,却只有她的尸体被发现,我想也许她的死是凶手的一个意外,其它二个失踪者一直没有音信,我有种感觉,她们还活着。现在官府放弃她们了,如果咱们也放弃她们了,接下来等待她们的,也许真是死路一条。”听到张玥的话,如墨正欲去拿茶杯的手慢了慢,随即恢复正常,元默的脸也扭向了她。“所以我决定试一试去救她们。明日,我会跟大师兄请几天假,下山破案,无论结果如何,都由我一人承担。我今天很累,就不奉陪各位了。如墨,你今天辛苦了,也早些休息吧。”说完,张玥冲纪如墨笑了笑,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动作和话语如行云流水般流利,待大家反应过来时,张玥的房屋门已经关上了。屋外传来了元默气急败坏地声音,“小五,你什么意思,你要干什么?你给我出来。”“少爷,少爷...”小通也急急地喊道。“小五...”张玥在大家的叫喊中好像隐隐约约地听到一声如墨的声音,也许听错了吧,到底是相识尚浅,此事与他也无关系。她没有在意,随手锁了房门。外面的声音又响了一会,元默像是劝累了,也回去休息了。院子里恢复了宁静。张玥洗漱完,趴在床上,心中盘算着案子的事,她之前也曾经帮助金诚破过几个小案子,但是每件都有元默的帮忙,元默这厮心细入微,思维严谨,聪明异常。这次没有他的帮忙,她自己刚才大话又说出了,就得硬着眉头上了,于是她又拿出案宗反复细细查看,竟让找出了几条线索。第一,几个女子都非本地人,全是近期从外地来本地在暂住的,所以在当地都是生面孔,凶手挑这样的女子下手,失踪了也很难被注意。第二、几个女子失踪前都在城东一带出现过,那么城东很可能是凶手作案的范围。第三,之前从死者衣服推测出凶手应该非富即贵,现在又能够左右县令的决定,凶手的势力不可小觑,如果想将凶手绳之于法,必须人证物证俱全。那要怎么办呢?......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闪过张玥的脑海……嗯,看来,只有这个办法,明日下山就这么办。有了主意后,张玥的大脑放松下来,眼皮越来越重,不知何时竟睡着了,再睁眼时已是第二天清晨,她起床后,匆匆收拾好下山所需物品。她推开房门,立刻愣住了,院子内的丹桂树下玉立一人,一袭白衣在夜风中轻扬,说不出的优雅,这名男子似乎正在欣赏着院内的丹桂,又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他见张玥从房中出来,唇边露出了一个若隐若现的笑容,纯净、清新得像春天里刚发芽的嫩叶一样令人心旷神怡。张玥霎那间竟看呆了,好半天反应过来,结巴地说道,“如墨,你、你怎么站、站在这?”纪如墨走了过来,他今天穿的白色长袍,长睫毛下一双清澈到底的眼睛有神极了,清晨的阳光映在他的后背,整个人像发了光一样,张玥又是一阵恍惚。“小五,你这就要下山吗?”“嗯,我现在去跟大师兄请几天假,对不起,如墨,我这几日不能继续在书院陪伴你了,但我会嘱咐好小通,你在书院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他说。”“小五,我们是朋友吗?”“是呀!”能够跟如墨这样的人物做朋友,张玥求之不得。“那么,让我这个朋友陪你一起下山吧。”如墨温柔地声音像琴弦一样拨动着张玥的心弦。“呃.....啥?”张玥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以吗?”张玥看着如墨漆黑无底地眼眸,感觉自己要被吸进去了。竟无意识地答道。“好呀。”如墨听到,好像很满意。“对了,如墨,那个阿敬呢?他会不会又不高兴?”“不会的,今天我让他下山去办事了。”“哦哦,好!”说着,二人一起出了院子,张玥先去了前院,找了个理由跟大师兄卢胆镜请了几天下山假,然后,便跟如墨二人准备下山,走到书院大门时,张玥远远地看见书院大门的柱子边,懒洋洋地斜靠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走进一看,竟是元默,元默似乎笃定张玥会出现般,表情淡然,只是看到张玥后面的如墨时,微微皱了皱眉头。“你们要下山?”他问道。“对啊,如墨陪我去。”张玥想着这厮要是再用话挖苦我,她一定要狠狠地回击他。“...我也去。”元默低声说了句。“关你什——你说什么?!”张玥到嘴准备回击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啊什么,赶紧走啊!我可不想晚上又走夜路回来。”说完,转身走在了前头。如墨眸光一闪,微微地扬起头。“小五,咱们走吧。”张玥反应过来,赶紧快走几步追赶元默。
眀玥状态:完结作者:逐一2019全文阅读

生去皇帝家里,却身世悲惨,历尽苦难,终做一代中兴之君,史书评价她为人宽厚仁慈,勤于政事,没最近声色,是那孩子仍然不肯从衣柜出来,张玥想着这应该是被吓怕了,算了,今晚就让他在衣柜呆一晚吧,待明日再做打算。。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