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名门老公我的军婚日常历南锦祝遥小说章节小说

名门老公我的军婚日常历南锦祝遥小说章节

来源:随伴小说网 时间:2018-08-11 12:26:14

精彩章节

祝遥很无语,这会儿她也顾不得历南锦会不会把她的脖子扭断了。

她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沿的男人,抗拒之色十分明显,“历上校,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兴什么肌肤之亲就得以身相许这一套?大家都是成年人,何必拘泥……”

“祝遥,你再敢刻意把自己塑造得水性杨花的话,信不信我就把你当水性杨花的女人那样,把你再办一次?”

“……”

话到嘴边,又被打断。

他似乎总能猜到,她下一秒想说什么。

不肯服输,如果被他当成水性杨花的女人,是不是就能更加轻易的逃离这个男人的魔爪?

想到这里,祝遥鼓足勇气,强行放荡一波。

她二话不说,直接就扑了过去,双腿叉开坐在了历南锦的搭腿上。

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祝遥靠在他的肩膀上,学着他之前壁咚她的时候,故意魅惑他的样子,呼出一口气,打在他的颈脖。

察觉到男人有轻微的颤抖后,祝遥便把下巴磕在他的肩膀,轻声说道:“如果,历上校是对我的身体感了兴趣,那不妨继续办我?反正,我觉得历上校的身材和床上持久力都挺不错的,虽然……技术上有欠缺,这经验多了,就好了不是?”

她这番举动,显然起到了挑衅以及……挑tiao逗的作用。

历南锦眸光一沉,顺势就将她搂住,并往自己身前带。

祝遥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在历南锦目光直盯她的那瞬,又立马收拾好情绪,这番变化看在历南锦的眼里,只觉得这小女人是在做无用功。

在他面前演戏……也着实是白搭。

他秒秒钟就能看出来,她说的话,是真心,还是假意。

“行啊,经验这种东西,做多了就有了,既然你这么主动邀请,我也不介意,陪你一起刷经验值。”

“……”

这怎么跟预想中的效果不一样?

祝遥彻底懵了,明明,历南锦刚刚露出了厌恶她不自爱的表现的。

这会儿,又这么流氓是怎么回事!

“怎么?后悔了?还是怕了?”

“我怕什么?有历上校这样的人物,陪我翻云覆雨,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语毕,祝遥还壮着胆子,在他胸前捏了一把。

这一爪子,可谓是在作死!

原本就想惩罚她的历南锦,这会儿真的被她挑起了一肚子邪火。

昨晚那些火爆又热辣的画面,就跟过岛国小电影似得,在他脑海里行程了动态。

瞬间,历南锦就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尤其祝遥还坐在他的搭腿上,他刚刚搂她,两人身体贴近,她性感的小PP,正在他敏感的部位上……

摩擦摩擦,是魔鬼的步伐、啊呸!

历南锦目光犀利,盯着祝遥,几乎是从喉头发出来一道低沉的声音,“女人,你这是在撩火!”

他禁欲三十年,为的就是能找到她。

如今,她自己送上门来,还不止一次,他又岂会放弃机会?

祝遥笑了笑,将垂落在肩头和胸前的长发往后一撩,简直风情万种,又彻底将她胸前性感的小沟沟给露了出来。

这还不止,上面那一个个小草莓,足以让历南锦彻底失去克制力。

她声音里带着几分挑逗,还故意用嗲嗲的声音笑着说道,“撩火?NO,我这是在撩你,亲爱的……历上校~~”

历南锦此时要是再忍得住,他就不是男人!

他双臂一紧,腰身发力直接一个压倒性的姿势,祝遥只觉得天旋地转之后,她就彻底被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压在了床上。

她眸子里闪过一丝害怕,却还是强撑着拿手指头在他胸前打圈圈。

即使是隔着黑色的军装布料,历南锦似乎也能感受到,她手指间传来的**热度。

他低头,便直接覆在她的唇上。

顾不得祝遥那震惊中,带着僵硬抵抗的双手。

他伸手,将她的手禁锢在她的头上。

似是惩罚一般的咬了咬她的唇,历南锦离开祝遥唇瓣的那瞬,他另一只手,已经解开了腰际的皮带……

祝遥见状,心道不好!

她抬腿,想要攻击他最脆弱的地方。

却被他强有力的双腿给压得死死的,历南锦低头看着挣扎的小女人,笑得邪魅又危险。

“亲爱的遥遥,这会儿想撤退,我可是不会允许的。”

他说话间,皮带已经从腰际抽出。

再次覆上祝遥的唇,历南锦享受她的美好时,手也未曾停下来。

祝遥渐渐的就有些迷醉,身子逐渐软了下来。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双手已经被历南锦给绑住了,而这个可恶的男人,还拿了手铐,将皮带和床头镂空雕刻的地方,连接了起来。

她挣扎了几下,根本挣脱不开。

这时,祝遥才知道后怕。

她目光闪烁,不敢对上历南锦那充满危险气息的视线。

“敢在我历南锦的领地里挑衅,祝遥,你是第一个。当然,恐怕也会是最后一个。而我,绝对不会允许,挑衅我的人在我手上逃脱。”

他俯下身,在她耳畔上轻轻的吻了吻,引起祝遥打从心里的颤栗。

“宝贝儿,你撩的火,有这个勇气撩,就亲自来灭。”

“……强人所难,非君子所为!”

“我强你了?这不是你自己挑的头么?我只是,负责满足你而已。”

“可是我现在不愿意了。”

“这场游戏,你可以喊开始,却没有喊停的资格!”

语毕,历南锦便带着几分强势,咬上她的耳垂。

“……”

祝遥拼了老命,才没在他唇舌的攻势下,呻shen吟出声。

“想叫就叫出来,房间隔音好得很,昨晚你那么大声,都没人听见。”

“闭嘴!”

“嗯……我的嘴这会儿确实挺忙的。”

他话音落下,唇瓣所到的位置,俨然是祝遥承受不住的地区。

她微微弓起身,再也控制不住地闷哼了一声。

这带着压抑的声音,俨然化作最强大的催cui情剂,将历南锦最后那一点理智,彻底击溃。

他不再有任何的犹豫,用他所会的一切方式,让祝遥在清醒的状态下,彻底感受到了什么叫男欢huan女爱,什么叫……醉生梦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