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仙侠小说 > 清贫世家小说

清贫世家

标签: 标签大全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GerryWang

时间:2021-05-18

小说简介

一个清清贫贫的世家,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子。故事了世上的苦恨情仇,终于长大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男子汉。试问情为何物?在于这世上万物中... 清贫世家现在章阅读下载-喜欢阅小说网站时间是2000年的11月份中旬某天的傍晚,天气阴沉,看不出具体的时间,但云渐渐的黑了下来,估计也有下午五六点中了。在这个小城的一角,一所普通的中学门口,“叮叮叮——”放学的铃声伴随着同学们的一涌而出,个个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向大门冲去,除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些人避免了人群的拥挤以外,接下来……

《清贫世家》情节预览:

  这位刚刚当上爸爸的年轻丈夫走出大门,时值下晚,正当他走过街坊刘家门口之时,只听到旁边忽然传来“哇…哇”的声音,随后是一阵人生鼎沸,接下来是一个老保姆的声音:“恭喜老爷,生的是个男孩!”“啊?!…哈哈哈,妈您听到了么?您也抱孙子啦!哈哈…”原来正巧的是,刘家的刘老爷也在今天生了个儿子,听到这里,这位也赶忙从侧门探了个头进去,真好看到刘老爷在那乐呢,刘老爷看到他,也激动的走了过来:“张秀才,昨天还请你写对子的呢,没想到今天我就有儿子了,哈哈,今天请你喝酒!”张秀才脸上也满是笑容,答道:“嘿嘿,恭喜恭喜呀!其实不才也是今天刚有了个儿子呀,没想到刘老爷您这会也有儿子了呀,您家的血脉那是可以继续发扬广大了啊!呵呵!”“啊?真的?这么巧啊,好啊,那今后你没事就把孩子送过来,让他俩没事一起玩吧,这样他娘也可以少操点心。”“嗯”秀才,点点头,“诶?您这孩子还没起名字吧?准备叫什么呢?”“唔,这个我还没考虑好啊,哎?张秀才,要不你也帮我想想?”“嗯,这个孩子既然出生于夏末秋初之时,正值粮食成熟、果实丰收之际,名字中可有个丰字最好,还有另外一个字,便根据您的家世来看,您既然希望贵子能够将家族传扬下去,并且发扬广大,便叫世丰如何?”“嗯…世丰世丰,世世丰裕…不错!好名字,不愧是秀才出生啊。”“唉…不敢不敢,如今我这秀才在这县城何用之有?”“您看当今县太爷家公子,都能跟那大山里的仙人们扯上点关系,咱县城向来就鱼水多多,到处有人来结拜送礼的,甚至有些外地的举人这里都有好几个了,哪里还轮得上我这种秀才的活呀…”说着又唏嘘了一阵,刘家老爷也跟着感叹了几句,完了还请张秀才喝了一杯酒,送至门外。

  时间是2000年的11月份中旬某天的傍晚,天气阴沉,看不出具体的时间,但云渐渐的黑了下来,估计也有下午五六点中了。在这个小城的一角,一所普通的中学门口,“叮叮叮——”放学的铃声伴随着同学们的一涌而出,个个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向大门冲去,除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些人避免了人群的拥挤以外,接下来是大量的学生挤在一起,估计这里也是小城唯一热闹的时候了。

  又是一个清冷的傍晚时间,黄昏的金光还未完全褪去,天气依旧寒冷,让我们回到这条中学的路上。刚刚放学,学生们或三五成群或独自一人大都兴冲冲的向家走去,这里依旧有一位男孩在路边慢慢的骑着车,他的眼中有些忧郁,也有着期盼,遥看着前方路上的几个女同学叽叽喳喳的边讨论边骑着车,而那其中的一位始终保持矜持和淡定的,更是他魂牵梦绕的人儿。只见那群女生激烈的讨论着什么,似乎忘记了是在骑车,歪歪斜斜的在路上留下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而就在此时,后方传来滴滴的喇叭声和剧烈的马达轰鸣之声,看来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混小子在飚车了吧,而迅速的这个声音扩大着,他微微转头,原来是向这个方向驶来,再转回前方,“不好!”那一霎那他双目爆睁,腿部猛的一用力,车子向前飙去,并且尽可能向路中央靠拢,几乎也就前后几秒钟的时间,那辆飙动的小轿车就驶了过来,而看到前面的一群学生,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图,这时距离那些女同学们也只有不到50米的距离了。那群女生们不知在讲什么,似乎都到了忘我的境界,只见此时一声大喝从后方传来,“快闪开!”她们也才到此时才向后看去,而立刻,看到那飞速过来的跑车和轰轰的马达声传来,一个个似乎都懵掉了,相对比较淡定的她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猛的一推旁边的几位同学,自己也尽可能的想向路边靠去,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肯定来不及了,这么多人挤在一起,想要立马分开靠到旁边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见那一瞬间,一道身影猛的跳起,他在自己的自行车上用力蹬了了一脚,借助爆发出的反作用力向前跳去,他距离她也就几米的距离了,随着原来骑车的速度再加上他这一跳,整个人就像离弦的箭一般向前飞去,路旁甚至有人发出“喔!”的惊叹声,而就在这时飞驰的跑车距离她也只有几米的距离了。他扑上去,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推向她,也就在这个时候,车子到了,路旁的人清晰的听到了“嘭”的一声响,然后一个人就这样飞出了十几米远,而那辆车也随着轧在自行车上方向向旁边偏去,正好没有撞在那个女生身上,不过此时,车速有所降低,直到最终轰的一下顶在路旁的护栏上时,车子才完全停了下来。此时的她,大脑一片空白,似乎什么都看不见了,她刚刚一刹那,被他撞到在旁边,而紧接着,就见那辆车飞速的与他做了一次亲密接触,于是,她没事了,而他,飞出去了…

  “哇哇…”

  她没有去看罪魁祸首的车子,而是看向了前面那道几乎看不出任何生命气息的人影,静静的躺在那里,鲜红的血液缓缓的布满了他的身下,虽然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影围观,各种吵闹声络绎不绝,但她的心中,已经容不下任何东西了,只有最后那飞扑过来的人影和他脸上无谓一切的表情…

  “千里黄云白日熏,北风吹雁雪纷纷。”只见随着日头渐渐被乌云遮挡,一阵寒风刮过,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过一会又夹杂着雪子不断飘落,让本就寂寞的边陲小城格外的显示出一片荒凉的景象。

  ……

  “淼淼路非烟,纤纤生死梦。”回到那座破旧的茅草屋之中,只见那刚出生的小宝宝就躺在母亲的怀抱里,不时还挥挥手,眼睛里甚至带着一丝好奇的目光,玲珑的小眼珠左转转,右转转,似乎在打量这个新来到的世界。而父母俩也像看见怪物样的看着他,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盯了好一会儿,忽然,孩子发出“吁…吁”的声音,把小夫妻俩吓了一大跳,好半天才反映过来,再看看,孩子好的很,一点事都没有,还挥动着小手呢,但就是好像不哭,其他倒没什么。咦?为什么要发出吁吁的声音?夫妻两人都很好奇。“算了,孩子总算还好,咱还是给孩子起名字吧”丈夫说道。“啊?…嗯,好,张哥你看吧,你说叫啥就叫啥。”“我想了下,这孩子一出身就叫瑜呀瑜的,估计是以后要成为像周瑜一样的大英雄吧,咱家姓张,就叫张鑫瑜吧,孩子他娘你看咋样?”“鑫瑜…鑫瑜,嗯,差不多,你看行就行。鑫瑜呀鑫瑜,你爹给你起了个好名字,你以后要真的像周瑜一样争气呗!咱家虽然没落了,但也是世家呀,你看你爹现在也只能给人写写对子啥的了,今后咱家就靠你发扬咯。最好哪天你要能像那县太爷家公子一样的被哪位下山的仙人看中了,哎,那种福气估计俺也不指望了…”那一脸慈爱的目光落在鑫瑜的眼睛里,小鑫瑜的心不禁颤抖了一下,连带着小手也抖了抖,不过父母俩根本没看出什么,孩子刚出生嘛,当然喜欢动了,没过一会,孩子就在母亲的怀抱和耳中充满慈爱的童谣声中再次进入了梦乡。

  前面走到了一个交叉路口,她向左边拐去,而他本应该向右拐了,却更加放慢了自行车,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直道没入车流之中。他脸上的失望之色愈加浓厚,转而又变为坚毅,“我心中的花儿只为你而开,我心中的血液只为你而流…”一抹小小的背影骑在自行车上,渐渐没入灰蒙蒙的雨中……

  “快看快看,孩子出生啦!哈哈!我也要当爸爸了啊!老婆,你快看,这是我们的孩子啊,还是个男孩呢!这下咱妈要夸你了,给咱家留了个龙胎啊…”激动的声音从一个比较破旧的小屋里传来,床上一位年轻女子还在微微的喘息着,她面带淡淡的微笑,满脸慈爱的看向丈夫手中抱着的孩子,还听到旁边产婆的恭喜声:“哎呀,真是恭喜你们了哇,生了个这么白白胖胖的小男孩,你们今后有的忙啦,恭喜恭喜啊!”讲了这句,还不忘后面补上一句:“这个…你们这个产费打算什么时候给哪?”丈夫脸上笑容为之一僵,随机缓过神来,把孩子递给母亲,转过身来把产婆拉出门外,“呵呵…这个,陈妈,您看我是那种不给钱的人么?来,我这先有5两银子,是我昨天刚给人抄对子赚来的,您先拿着哈,那还有5两对吧,我两天内给您送家上去,您看行不?”他看那老婆子还有点不放心,又补道:“您看我家里这刚添的孩子,还能跑哪去么,我又是那么不讲信用的人吗?我这说道做到,最多两天,绝对给您还上!”陈妈听后,有点气色的撇了他一眼,“哎,谁叫我们是街坊呢,你这刚添孩子,我也就不逼着你了,不过我们也要过生活不是?行了,两天内记得把银子送我家来啊!”说完也不打招呼,直接一跛一拐的朝街道另一头走去。这丈夫随即轻轻叹了一口气,重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老婆,咱家孩子可爱不?咱给孩子起个名字吧。咦,干嘛望着孩子发愣?怎么回事?”“张哥,我怎么发现孩子有点不对劲啊?”“怎么了?咱孩子不是挺好的吗,又没缺胳膊少腿的,五官不也挺端正呢吗?”“是啊,但是你没发现咱孩子从出声到现在你咋没听到一声哭呢?”“嗯?他怎么还瞪着我在?怎么回事?”

  放学的路上充满了学生,在门口的车库旁,好多学生开始寻找起自己的自行车,其中一辆很老式的古旧自行车旁就站着一位个子不高的青年,他边伸着手往兜里掏摸着钥匙,边踮着脚向人群里看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过了几秒钟他有点失望的不情愿的终于从口袋里找到了自行车钥匙,打开了车锁,随即抬起头再次看向车库门口,似乎又没看见什么,推起车带着一脸无奈表情走出了车库。刚跨上自行车,用力蹬了一下,余光下意识的扫向路旁的小卖部,旁边照旧停着一小排自行车,突然眼角跳动了一下,连抓车龙头的手都细微的抖了一下,随机迅速回复了平静。他深呼了一口气,慢慢放慢车速,向路的另一边靠去,然后顺着路边缓缓的骑着,似乎还边欣赏起路边上的小商铺和居民楼了。而路的另一边,一位身材中等,大概一米六八的个子,面貌大约为中上的较为清秀的女学生从校门走了出来,背着个有点可爱也很大众化的女式书包,嘴角总是带着一丝微笑,给人很端正的样子,走向了停靠在小卖部旁的一辆自行车去。只见她熟练的打开车锁,然后边跟认识的同学打着招呼,边跨上车缓缓行去,。而在路这边,那男孩也保持着一段距离远远的跟了上去,只见那男孩眼中此时却闪现出一丝迷茫、向往,也包涵点点无奈之情。虽然一直暗恋于她,心中的思恋却丝毫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有半点消逝,每日的辛苦学习,每天起早摸黑的劳动,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一个精神信仰或支柱的身上,而他的支柱,就是她。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时一点感觉都没有,仅仅把她当成一个普通同学,而且她的相貌也并不是多么出众,平平而已,仅仅是平时看起来总是很淡定、很淡定。他第一次跟她说话是在3年前,那时他刚到这个班上,一切都很陌生,那天他和同学一起扳手腕,结果力压对手,周围人对他小小的身材能发挥出这么强大的力量表示极为的惊讶,很多人都发出惊叹,她也不例外,那时她正好坐在他的身后。他转过头来朝大家笑笑,当然,也包括她。第一次考试结束,他没考好,心情郁闷的走在回家路上,她骑车从后方赶来,“你好,似乎我们以前好像见过吧,你是不是曾经来过我爸爸单位的。诶?你怎么了?为什么总是皱着眉头?考的不好吗?”“哦,你好,对,我今天考试比较郁闷。”他见她仍是不紧不慢的在旁边骑着车,他喜欢独自一人享受孤独,“你要不先走吧,不用等我一道了。”“哦,好的,再见!”于是又缓缓向前骑去。他看着她的背影,没什么感觉,似乎内心深处闪过一丝迷茫,但当时的他一点也没有发觉,直到两年后,停留在他心中关于她最深刻的印象仍是这一幕。带着点淡淡的忧伤,天似乎也开始洒下蒙蒙细雨,她的速度更快了,而他也落后很远依旧跟着。自从一年前的一次同学聚会,那晚他来到会场,很大方的跟要好男同学们打着招呼,然后一起开起了玩笑,虽然他个子很小几乎在男生之中属于垫底的了,但是他从不缺少自己的乐趣,然而他有个习惯,从小就不太喜欢跟女同学接触,那天晚上他偶然之下看到她穿着一件橘黄色的羽绒服,个子在女生中属中上的她格外的引起了他的注意。嗯?她和另一位女生一起站了起来,合唱了一首周杰伦的歌,看样子都很陶醉,“原来女生都喜欢这种类型的歌啊”一向不很接触那些流行时尚的他以后回家在周末也开始听起了周杰伦的歌曲,而她那晚唱的那首,他回家唱了一遍又一遍。这个世界一见钟情的毕竟不是很多,很多东西需要时间的积淀,而他就是在她的平淡无奇之中逐渐对她产生越来越浓厚的感觉的,而且这种感觉还在与日剧增。然而高中的生活毕竟不是那么开放,以及他的家庭教育是如此的严格,几乎高中没有一个同学去过他家玩过,他也没有去过任何同学家做过客,每天保持着上课回家的动作。只有她,是他坚持的动力,“今天要起早…今天要努力听课…我要考个好学校,让家里人都没话说…”于是他坚持了三年的认真学习,他坚信既能考个好学校,也能在考上大学之后追上她。然而,他又怎么能肯定她报考的学校就会跟他一样呢?如果不一样,以后还会见到她了吗?这雨,下到了他的心中。他想到了一首老歌——让泪化作相思雨,于是,悠扬的旋律从他的心中浮现,小声的哼了起来:“这是一片很寂寞的天,下着有些伤心的雨。这是一个很在乎的我,和一个无所谓的结局。曾经为了爱而努力,曾经为了爱而逃避,逃避那熟悉的往事,逃避那陌生的你…”哼到这,他的心格外的痛了起来。他能做的,也只是望天长叹而已…

  这个梦真的很舒服,他像看回忆录一般看着自己的前世,种种场景瞬息间闪过,他还记得自己以前是在二十世纪,现在来到的这个年代连穿的衣服都不一样,说话似乎和自己那时也有区别,他还记得当时自己心中印象最深的那个人的名字,叫心雨,这就是他刚开口时嘴里总是喊着雨啊雨的,他父亲不知道,就当成了瑜,当然孩子还小,不可能发出的声音那么准确的,也难怪他父亲听不懂了。这个名字虽然给他印象如此深刻,但每当他想记起名字主人的模样的时候,却总是陷入了更深的梦中无法自拔,而那个人影,始终是模糊的。算了,不想了,前生一直默默无闻,似乎连个至交好友都没有,今生我能重新做人,定要成为一代国之栋梁。咦?那会娘好像说什么被仙人看重,什么意思?难道这个世上真有仙人不成?

  当鑫瑜在母亲的怀抱中终于眯上了眼睛的时候,这对小夫妻俩却讨论了起来。“孩子他爹,你看过几天就要立秋了,咱孩子出生还没一件小袄,你还有些碎银子不?要不你去买点针线来,我给咱儿子织件小袄吧。”“嗯,也好,对了,你把去年给我做那棉衣拆了,填咱儿子袄里,记着啊。”“张哥,那你…”“我咋滴了?我没事,我一爷们,也不缺这一件衣服穿…咱儿子刚出生诶,我还得想想怎样给孩子找个伴呀什么的,要不你还做家务,怎么能一天到晚都陪着他呢。”说完,披上件破旧的大褂子,吱呀一声推开了门,“孩子他爹,快去快回啊!”只听那风呼呼的往里灌,然而迅速的,门又被关上了,只剩屋内快燃尽的炉火和抱着幼小的孩子的母亲。

  再说这刚出生的刘家公子确是可爱,然而有一点与张家小孩不同,一出生就哭,“哇哇”之声滔滔不绝,不管是奶妈喂奶啊还是怎么哄他,就是要哭,似乎是上辈子没哭够似得。再仔细看呢,说是在哭,怎么一滴眼泪都不滴下来呢?难道是在哇哇的叫么?哭了一整天,然后哭完了就睡,睡醒了又哭,简直叫人没法开交,两天下来,刘老爷家保姆都瘦了一圈,那个累的呀,唉。第二天中午,保姆又抱着这个公子站在房门口哄呀劝呀的,那个哇哇叫的声音整个院子里都有回声,正在拿他没办法之际,只见忽然一下,他竟然不哭了,保姆原本还沉浸在那震耳欲聋的嘈杂声中,这突然一下没声音了,把她也吓了一大跳,差点把刘小公子扔地上了,她还奇怪呢,怎么现在好好又不哭了呢?只见小公子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院子大门,脸上甚至有着一丝渴望的神色,保姆再看向院门,原来一个人站在门外……

  他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似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感受到了生命最原始的气息,“任心而为”,这是他最后对自己说的三个字。

  ……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仙侠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