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 风云争雄记小说

风云争雄记

标签: 标签大全

状态:连载中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江煜坤

时间:2021-01-13

小说简介

元朝末年,烽烟四起。皇太子元清平携和妹妹舒琴四处旅游,她仰慕汉民族文化,穿着汉族服饰读汉书,簿是1介书生,不原来温都正在城中搜捕罗本等人之时,忽然接到警报,张士诚竟然逼至城下,鼓噪叫嚷,呐喊搦战。他当下召集元兵,奔至城外。他心中打定主意,城门一开,便即一马当先,身先士卒,砍瓜切菜一般杀得反贼血流成河。可是一出城门,张士诚一众反贼就在城外,元清平和舒琴竟然也在其中。他们两人被绑得粽子也似。不须张士诚说话,温都也明白了。四名武士护送兄长和妹妹北归,城外遭遇反贼,四名武士被杀,兄长和妹妹落入了反贼手里。。……

《风云争雄记》情节预览:

玄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切为了小攻小受的相亲相爱

    刘基道:"当今天子昏庸无道,穷奢极欲。官吏贪赃枉法……。〃他话未说完,元清平蓦地站起,道:"当今天子勤勉政事,旰衣宵食,乃是最勤政爱民的好皇帝,比之唐宗宋祖,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最尊重敬仰的人,就是当今天子,请先生慎言。〃刘基见他神情不仅肃穆**,更有景仰尊敬之情,不禁一怔。李善长神态微醺,嘿嘿冷笑,道:"当今皇上有'鲁班天子`之称,你可知道?〃元清平摇头不语。李善长道:"据说当今皇上的木匠活手艺巧夺天工,天下无双!试想他的时间都用在木匠活上了,哪有精力操劳国事?〃顿了一顿,又道:"目今山雨欲来,乱像纷呈,就差陈胜、吴广之辈了。但教有人揭竿而起,登高一呼,势必天下靡从。群雄并起,逐鹿中原,改朝换代,吾辈必能亲眼看见。〃

    元清平既知他们身份,岂肯失之交臂?原本要促膝长谈,以求获益,但经不住舒琴不住催促,只得告辞。李善长与他棋逢对手,见他离去,不禁大失所望,问道:"小友明日还来吗?〃元清平元清平道:"晚生要来的。〃李善长喜道:"那却极好,明日咱们再一决高下,不见不散。〃元清平含笑应允,当下携了舒琴一手,飘然下山。

    阿芙上前相见,叫了一声'岛主`。元清平奇道:"阿芙姑娘,怎么是你?〃阿芙道:"岛主走后,琴先生命我赶上,服侍岛主。岛主给坏人捉住,是我服侍不周,请岛主责罚。〃元清平摇了摇头,道:"不关你的事,姑娘不必自责。〃顿了一顿,又道:"我和二、妹妹在一起,不是挺好的么?再说我并非逍遥岛之主,不敢劳烦姑娘服侍。姑娘好意,我心领了。〃阿芙见他一口回绝,好生为难。舒琴笑道:"阿芙姐姐,你来了正好,可以陪我说话了,咱们边走边说。〃言罢挽了阿芙一臂,两人往城里走去。

    舒琴向人打听,得知观赏牡丹的最佳所在是位于城西北角的国色牡丹园,当下和兄长兴冲冲前往。走进牡丹园,但见游人络绎不绝,往来如织,好不热闹。元清平心想:"但凡观佳景赏名胜,清静为要。似这般人来人往,喧嚣熙攘,就没有心境品赏素有国色天香之称的牡丹了。〃舒琴却不这么想,但觉好的去处就应该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若是穷乡僻壤、险山恶水,景致再美不胜收,也是游者乏迹,无如问津。

    华山是为西岳,座落于陕西华阴县南,素以雄奇险峻著称于世。上山的小径上,一对少年男女结伴而行。那少年约莫十七八岁年纪,长身玉立,头戴东坡巾,身穿一袭青衿,腰间系着一条银丝软带。他生得玉面朱唇,丰神隽朗,又做书生打扮,全身透着一股书卷之气。其实路径崎岖陡斜,但他一路行来,步履稳健,蕴藉儒雅之中又透出勃勃英气。

    那狂生阖目摇扇,凝神忖思,过了一会,睁眼说道:"袭龙衣,伪为人,合手即拿,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在边。〃瘦长儒生身体巨震,倒退两步,手足一阵冰凉,寻思:"他居然应上了我的绝对,我再也没有好的对联了,如之奈何?〃那狂生鉴貌辨色,料想对方已是强弩之末,心想:"跟这等学识浅微之人比对联,不必虚耗时间,该是决高下判胜负的时候了。〃当下道:"听我的上联:烟锁池塘柳。〃这上联虽只寥寥五字,但每一个字的偏旁含金木水火土五行,殊不易对。

    罗本当日在逍遥岛上割袍断义,早已不当元清平是朋友了,更不愿与他闲谈叙旧,一言不发,快步走出城去。张士诚迎上前去,一把抓住罗本的双手,道:"兄弟,哥哥以免再也见不岛你了,咱们去还能团圆,那可真是太好了。〃罗本见他真情流露,心中一热,眼眶不禁红了,笑道:"鞑虏未蔑,小弟怎么会离诚王而去。〃两人相视,一阵长笑。元清平眼见他们神态亲密无间,心中嗟叹不已。

    三人当下走出小巷,小心翼翼向前行去。? w?ww。 ns novel。 com一路上避开大道,只走小巷,一路而来,竟然没有碰到一个元兵,端的匪夷所思,罗本自是越发好奇。不知走了多久,竟然到了北边城门。远远看见城门大开,城外一片火光。三人蹑手蹑脚走近,只见元兵列队站于城外,背对着城门。

    兄妹二人休息一阵,又往山上行去。走不多久,前面空地上有座凉亭,中间石桌摆着一张棋枰,东西方各有一人,正自凝神对弈。那少年寻思:"此处优雅寂静,此二人在此对弈,不是高雅君子就是恬静隐士无疑。〃他精通棋琴,于钟灵秀化的深山之中,看见有人临风对弈,不免心驰神往。走近凉亭,但见东首那人四十三四岁年纪,相貌清癯,峨冠博带,大袖飘飘,大有超凡脱俗之态。对面那人比他年轻数岁,一张圆脸,一双眼睛虽小,但神采奕奕,显得格外精明。那少年深知观棋不语的道理,既然在旁观棋,也不必说'叨扰不当`的客套话了。那二人都全神贯注,眼睛紧紧盯着棋枰也不理会那少年。

    那人道:"好说,好说,我乃淮西人李善长,表字百室。〃手指另一人,续道:"你别看他棋艺稍逊,他可大有来头,便是浙东名士刘基刘伯温。〃元清平听到此处,不禁又惊又喜,惊得是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喜得是居然在此邂逅了当世鸿儒,当下又向二人行了师生大礼,道:"刘先生才高百仞学富千乘,文章更是誉满天下。先生大名,晚生如雷贯耳,渴慕久矣,今日得觌先生尊容,实是三生有幸!〃神色诚恳,绝非巧言令色的奉承逢迎之辞。

    原来温都正在城中搜捕罗本等人之时,忽然接到警报,张士诚竟然逼至城下,鼓噪叫嚷,呐喊搦战。他当下召集元兵,奔至城外。他心中打定主意,城门一开,便即一马当先,身先士卒,砍瓜切菜一般杀得反贼血流成河。可是一出城门,张士诚一众反贼就在城外,元清平和舒琴竟然也在其中。他们两人被绑得粽子也似。不须张士诚说话,温都也明白了。四名武士护送兄长和妹妹北归,城外遭遇反贼,四名武士被杀,兄长和妹妹落入了反贼手里。

    那狂生嘴上毫不积德,又道:"这诗会徒有虚名,再看下去只怕就要作呕,趁早离去才是正经。〃言罢转身欲引。一名蓝衫儒生大声道:"你不要走。〃那狂生转过身来,道:"你想留我继续品诗观会吗?我意兴已阑,不会再看了。〃那儒生冷冷道:"你可别会错了意,你在这里放肆喧哗,全然没把咱们洛阳士子放在眼里,终须留下名号。〃那狂生神色厌憎,大声道:"我已说过了,我只是游学路过此地,今生只此一面之缘,姓名不说也罢。再说你等混浊之人,也不配听闻我的姓名。〃

    元清平走过城门,见到罗豹,当下敛足止步,叫了一声'罗兄`。罗本充耳不闻,视而不见,表情冷漠之极,转过头去,毫不理会。舒琴见了田兴,当即走上前曲,诉说遭遇张士城而被擒获的险情。她口齿伶俐,只说得绘声绘色,田兴虽然明明知晓她这番遭遇有惊无险,可是听来仍然担心不已。田兴正要插嘴,只听得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兴儿,过来。〃田兴听出说师父的声音,心中不禁大喜,道:"师父在叫我,我先去见见师父。〃说着奔了过去。

    刘基道:"先说四等人制,这可是绝大的弊政。第一等是蒙古人,第二等是色目人,第三等是汉人,第四等是南人。咱们汉人倍受歧视,自是无比仇恨异族的了。无论是朝廷还是路府州县,汉人做官只能担任副职,汉人到朝廷做官的屈指可数,还要饱受冷眼,被称之为'腊鸡`南方乃是蛮荒之地,北人不宵南下做官,被委任到南方做官的大多是贩缯屠狗之流、贪污狼藉之辈,除了祸害盘剥百姓,还有什么做为?刑法的不平等,汉人犹为深恶痛绝,如蒙古人殴打汉人,汉人不能还手,只能告至官府。蒙古人打死汉人,不必偿命,只须赔些钱财了事。若是流民,这笔钱大可省下了。哼哼,在蒙古人眼里,咱们汉人猪狗不如,下贱之极。〃

    元清平吟道:"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孙、吴之略耶?峨大冠、拖长绅者,昂昂乎庙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业耶?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能知禁,法隳而不知理,坐糜廪栗而不知耻。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这是刘基所著《卖柑者言》中的一段话。这段话中指摘官吏钟鸣鼎食、尸位素餐,全文言辞激烈,笔锋犀利,流传甚广。元清平又道:"世上多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人,先所言实乃真知灼见。〃言下感慨不已。刘基道:"贪婪无耻、作威作福的官吏,历朝历代,比比皆是,不足为怪。我之为文,随心所欲,不过舞文弄墨而已。不过但有不平,忍不住便要行诸笔端。〃李善长道:"此之便是所谓的口诛笔伐。〃

    舒琴不解曲中深意,听得似懂非懂,道:"大哥,你别整日天下苍生不离其口,没得自寻烦恼。〃元清平道:"大人的心思,你是不懂的。〃舒琴不禁莞尔,道:"你不也没有成家立室吗?却装大人的样子教训我。〃话声甫落,一缕清音自她舌尖吐出:"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人来,袜划金钗溜。和羞,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这是宋代女诗人李清照早年作得《点绛唇-蹴罢秋千》词,词中描绘了少女情窦初开的景象。全词风格明快,节奏轻松,寥寥四十一字便刻画出一位天真纯洁、娇羞矜持的少女的娇美形象。舒琴娓娓唱来,声音清越悦耳,别有一番喜悦羞赧风情。元清平看了看她,但见她嘴角含笑,眉梢带羞,心想:"是了,妹子长大了。〃

    温都双手紧握一枝狼牙羽箭,折为两段,掷于地上,道:"本王若是食言,有如此箭。〃张氏三兄弟见他这句话说得铿锵顿挫,掷地有声,绝非假话,不禁心动。张士诚自知敌我双方厮杀起来,己方难免有全军覆没之虞。若真如温都所言,放了元清平,暂且罢兵,己方也有机会得已喘息,不失为上上之策。只是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温都,一时拿不定主意,当下看了看张士义。张士义素有'智多星`之称,他早已暗中察颜观色,看诚温都所言非虚,于是点了点头。张士诚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当下放了元清平和舒琴。温都咬牙切齿道:"过了今晚,本王必定杀尽尔等反贼。〃张士诚不甘示弱,道:"我在钟山上等你,就怕你不敢来。〃温都重重'哼`了一声,转身回城去了。

    元清平闻得此言,不禁忧心忡忡,沉吟良久,道:"诚如先生所言,那该如何是好?〃刘基道:"这有何难,轻徭役、视平等、任贤能、减酷刑、兴农桑、正家法。〃元清平念了一遍。刘基正色道:"若欲天下太平,政治清明,必要做到这六点不可。雷厉风行,大刀阔斧,方能昌兴社稷。眼下虽然国之将倾,但若能痛下决心,披荆斩棘,尚能挽救。〃李善长道:"伯温兄心怀匡扶社稷之志,胸有经天纬地之才,但怀才不遇,委实令人扼腕叹息!〃刘基淡淡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我之风骨气节,为浊世所不容,唯有遁世隐居了。两袖清风来,一身孤胆去。茶余焚香抚琴,酒后醉卧山丘。高兴了仰天长啸,郁闷了持剑而舞。如此这搬迁,无拘无束,悠然自得,岂不快哉?〃

    停午时分,刘基提着食盒上山而来。走进庐亭,眼见元清平二人都凝望棋枰,对自己却视而不见,笑道:"你们不饿吗?难道想做神仙?〃元、李二人全付心思都在棋枰之上,别说腹饥肚饿,就算天塌地陷也是无暇顾及,刘基这么一说,都觉胃鸣肠蠕,已是饿了。李善长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觉得饿了。不过这一局还没有分出胜负,且先等等。〃原本要分出胜负,不料这一局乃是和棋。元清平当下收拾了棋枰,刘基打开食盒,拿出菜来。一碟拌鹿筋,一碟炒松子,一碟烩山珍,一碟蒸鲤鱼,另有一壶醇酒。元清平不擅饮酒,只是浅尝而已。李善长袒胸露腹,显得无拘无束,洒脱之极。

    洛阳众士子无一不想在诗会上艺胜群伦才压众萃,原本互相轻视,谁也瞧不起谁。但那狂生竟把众人全不放在眼里,一根竹篙打翻一船人,不禁敌忾同仇起来,无不愤然瞵睇。洛阳士子们虽然眈眈而视,但那狂生却旁若无人,视而不见,犹自大大咧咧道:"洛阳地势龙盘虎踞,历代出过不少名人,兼且文风浓厚,向是缙绅墨士之渊薮。早在数年前我就听闻这里的诗会非同一般,早有向慕仰望之意,今日一见方知其实是徒有虚名。嘿嘿,原来盛名之下并非是好的,多半是吹嘘出来的。〃慨叹一声,又道:"早知如此,我就不会赶来瞧热闹了。不过这样也好,上了当长了见识,懂得了不能看重名声的道理。〃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恐怖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