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总裁豪门 > 杠上冰山老公小说

杠上冰山老公

标签: 标签大全

状态:已完成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21-01-11

小说简介

《杠上冰山丈夫》关于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讲顾桑青,慕安阳市,桑青,顾寒贞,6之铮间的事迹。杠上冰山丈夫约19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杠上冰山老公》情节预览:

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顾寒贞顾桑青小说名字叫做《杠上冰山老公》,这里提供顾寒贞顾桑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杠上冰山老公小说精选:待早餐准备完毕,慕家父子也双双下了楼。慕安阳一边系着袖扣,一边走下楼梯,笔挺的黑色西服包裹着他的高大身躯,雪白的衬衫熨的极平整,钻石衣扣熠熠生辉,而领口做工又最是精巧,衬得脸型削尖优雅,翩翩卓然--无怪乎女人们为他倾倒,这慕家四少实在是个太过优秀的男人,全身上下都是旁人爱他的理由。顾寒贞对这名义上的儿子总是有些怕,不敢张嘴招呼,只得干着下人的行径,默默为两人拉开椅子。早餐中西皆有,丰盛的简直有些过头,慕安阳懒洋洋的…

待早餐准备完毕,慕家父子也双双下了楼。

慕安阳一边系着袖扣,一边走下楼梯,笔挺的黑色西服包裹着他的高大身躯,雪白的衬衫熨的极平整,钻石衣扣熠熠生辉,而领口做工又最是精巧,衬得脸型削尖优雅,翩翩卓然--无怪乎女人们为他倾倒,这慕家四少实在是个太过优秀的男人,全身上下都是旁人爱他的理由。

顾寒贞对这名义上的儿子总是有些怕,不敢张嘴招呼,只得干着下人的行径,默默为两人拉开椅子。

早餐中西皆有,丰盛的简直有些过头,慕安阳懒洋洋的坐下来,看着顾寒贞为慕绍和倒了一杯豆浆,轻笑着道:“爸爸空腹时不能吃任何豆制品,会涨胃的。”

顾寒贞颇觉尴尬,连忙抽回手,哪知动作太急,杯子里的豆浆都洒了出来,她吓了一跳,连忙去寻餐巾纸,起身时,衣服下摆又不慎勾到了筷子,顿时稀里哗啦的掉了一地,酱菜的酱汁把地毯都污了,顾寒贞窘迫的红了脸,简直有些绝望了,靠在椅子上,她难堪的呼出一口气,“对……对不起。”

慕安阳冷眼旁观了这顿惊心动魄的早餐,满心只觉匪夷所思,就这么一位,真不知爸爸看上了她什么!

慕绍和挥退了佣人,亲自弯腰捡起了筷子,新婚燕尔,犯了错也是甜头,他很是温和的瞧了顾寒贞一眼,笑道:“怎么这么毛手毛脚的,慌什么?”

顾寒贞红着脸,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有些羞愧的轻声道:“是我不小心了……平日都是桑青来做这些,倒把我娇惯了。”

慕绍和‘咦’了一声,问:“怎么桑青还没下来吃早餐?她今天不用上学吗?”

“这丫头,准是还没起呢,我去叫她吧。”顾寒贞站起身来,准备去喊那不省心的女儿,哪知才一转头,楼梯上却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慕安阳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粥。

慕绍和夫妇纷纷回头看去,只见顾桑青神色憔悴,步履匆匆的小跑了下来。

“对不起,我起晚了。”她收拾的匆忙,头发还没来得及梳,只披散在肩上,圣帝高中标志性的红格校服裙合身的勒出一段纤细的腰肢,衬着她苍白至极的脸色,简直有些鬼气森森。

歉意的看了慕绍和与顾寒贞一眼,她走到慕安阳身边,轻飘飘的坐下,像一缕幽魂。

顾寒贞蹙眉看着她,目光忧虑而怜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看你这么憔悴?”

“昨晚忘了关窗,可能有点着凉了,不碍事的。”顾桑青将校服袖口往下拉了拉,笑道:“妈妈不用担心。”

顾寒贞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一家人开始吃这貌合神离的一顿早餐。

慕绍和见顾桑青垂着头,只若有所思的撕着面包吃,很有些可怜巴巴的意味,便伸手夹了一个荷包蛋到她盘子里,“怎么不好好吃饭?都这么瘦了还学人家减肥?”

顾桑青惊了一秒,飞快的抬起头来,慕绍和的筷子刚伸回去,见此便温和的看了她一眼,顾桑青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只好低下头去看那个黄橙橙的荷包蛋,轻声道:“谢谢……爸爸。”

“铛”的一声,慕安阳的叉子戳了个空,他抬头歉意的笑了笑,拿过餐巾纸擦了擦嘴,然后慢慢将那纸巾在掌心攥成了一个团,扔在桌上。

顾寒贞几乎是惊慌失措的看了他一眼,轻咳一声,拼命向顾桑青使眼色,可惜却是俏媚眼做给了瞎子看,顾桑青只低头拨弄着荷包蛋,全做不知。

这一声“爸爸”叫出来,慕绍和显然也有几分惊讶,心思急转之下,白得个乖巧女儿的欣喜骄傲倒是占了上风,安抚的在顾寒贞手上拍了拍,他温和的道:“桑青今年高二吧?我听说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想好考哪所大学了吗?”

顾桑青不假思索:“我要考医科大。”

慕绍和当即便笑了出来,“好啊,好,女孩子嘛,当个医生,好得很!”

顾桑青更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的生命里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扮演过父亲的角色,今日继父新官上任,略施关怀,她感动之余,简直不知该如何接话。

好在慕安阳帮她解了这个围,那优雅的贵公子放下刀叉,笑如春风的道:“桑青吃完了吗?正好我要去公司,顺便捎你去学校吧。”

顾桑青将嘴里的最后一口鸡丝粥咽了下去,扭过脸盯着他,缓缓扯出一抹笑,“那就麻烦四少了。”

昨晚夜雨颇大,快到凌晨才停,院子里的桃树一夜之间便成了光杆司令,连那似开未开的花骨朵都落了地成了泥,顾桑青和慕安阳经过院子时,正赶上佣人清扫,将那脏污的粉红扫做一堆,慕安阳特意多看了几眼,脸上不动声色,手里却默默攥紧了车钥匙。

他停,跟在他身后的顾桑青也停,几秒之后,两人才重新上了路。

车库里近十辆车,大半是慕安阳的座驾,今日他挑了辆黑色跑车,流线型的车身擦的极亮,几乎能照出人影。

顾桑青面无表情的上了车,靠在柔软的椅子上,将衣领往上提了提,然后便目不斜视的望着挡风玻璃。

慕家别墅建于半山之间,四面八方尽是蓊郁葱翠,车子疾驰在专用公路上,慕安阳不要命似的一直加速,引擎的轰鸣和轮胎摩擦声不绝于耳,夹道两旁的法国梧桐箭矢般的向后掠去。

顾桑青痛苦的皱了皱眉,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她急促的喘息着,快被吓出了心脏病,正当此时,车子一个急刹,吱的一声猛停下来!

慕安阳憋了整个早上的怒火终于忍不住了,这才第一天,才第一天!这顾家母女就敢这么恶心他!

指甲在手背上狠狠一掐,顾桑青若无其事的抬起头来,扭过后视镜,拢起披散的长发,草草梳了两把,随意的扎了一个马尾,手还没来得及放下,身边蹲守的畜生便爆发了。

顾桑青慕安阳小说名字叫做《杠上冰山老公》,这里提供顾桑青慕安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杠上冰山老公小说精选:慕安阳大概喝了不少酒,轮廓深邃的俊脸上带着酡红的醉意,一手抓着珠帘,他摇摇晃晃的站直了身子,西服外套早已扔到了一边,洁白的衬衫也解开了大半,赤裸强健的胸膛上还印着几抹鲜红的唇印,顾桑青眼尖,一眼就从半开的珠帘里看见那斜躺在软榻上的女人,大概是被他调教的上了瘾,此时还媚眼如丝的盯着慕安阳的背影。顾桑青暗暗冷笑一声,她在这一刻战斗力全开,浑身都是力量!“……慕四少,又见面了!天不开眼,您还活着呢?!”这一嗓子出来,满屋子的…

慕安阳大概喝了不少酒,轮廓深邃的俊脸上带着酡红的醉意,一手抓着珠帘,他摇摇晃晃的站直了身子,西服外套早已扔到了一边,洁白的衬衫也解开了大半,赤裸强健的胸膛上还印着几抹鲜红的唇印,顾桑青眼尖,一眼就从半开的珠帘里看见那斜躺在软榻上的女人,大概是被他调教的上了瘾,此时还媚眼如丝的盯着慕安阳的背影。

顾桑青暗暗冷笑一声,她在这一刻战斗力全开,浑身都是力量!

“……慕四少,又见面了!天不开眼,您还活着呢?!”

这一嗓子出来,满屋子的人都变了脸色,替这胆大包天的小丫头捏了一把冷汗。

慕安阳难得没生气,他挺直了高大的身子,像株优雅的白杨,似笑非笑的望定了她--这个男人实在是有着一副得天独厚的好相貌,即使是醉,也是个俊美好看的醉鬼。

他脚步不大利索的走了过来,摇摇晃晃的停在桑青面前,歪着脑袋瞧了她几秒,出其不意的伸出手,她一把捏住她的下巴!

顾桑青惊了一下,他身上的烟味酒味香水味争先恐后的涌进鼻子里,连带着胸膛上的唇印都加倍淫邪起来,真是个五毒俱全的坏种!

她一巴掌打下他的手,一双水眸快要要瞪出火来。

“桑青妹妹真是好精神。”慕安阳捻了捻手指,仿佛在回味她细嫩的皮肤,脸上笑微微的,“好妹妹,你当真决定不听我的话,要让你那骚 货妈嫁进慕家?”

顾桑青此时倒也镇定下来,她在昏暗的包厢里环视一圈,见每个人都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淡定模样,便也起了鱼死网破的心思--你羞辱我,那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四少这话就说的不中听了,人说相由心生,你这么骂我妈妈,让和她容貌相似的慕夫人情何以堪?”

慕安阳几乎是立刻眼角一抽,顾桑青不可谓不恶毒,这一招直扎死穴,当真是一刀见血。

酒气翻涌着滚上了头,慕安阳恨得眼都红了,这一年来他用了各种各样的招数想要逼得她们离开B城,谁知这顾家母女竟然这般油盐不进,尤其是这顾桑青!根本就是一块滚刀肉,偏偏还长了一口铁齿钢牙!

他早就存了好好治她一番的打算,此时多喝了几口酒,更是没了顾忌,红着眼睛就伸出手,闪电般的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抵在墙上,同时右手捞起果盘里的水果刀,只见银光一闪,锋利的刀尖已经抵在了顾桑青的脸上!

她说到底也只有十七岁,刀尖近在眼前,强权之下,她迫不得已的软下声音,“慕……四少,我们有话好好说……”

慕安阳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是个着实忍无可忍的摸样,“少他妈废话!一句话,你和你妈滚不滚?”

顾桑青沉吟两秒,忽然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

慕安阳缓缓眯起黑眸。

顾桑青简直忘了脸上的刀子,仰起头来盯着他,那叫一个气势如虹,“你今天刚和DRK签完合约吧?原计划慕叔叔不也应该到场与会的吗?为什么没去?”

慕安阳的目光霎时变得凶狠。

顾桑青笑微微的道:“因为今天是我妈妈开画展的第一天,他扔下你和整个慕氏集团,去陪我妈妈了!慕安阳,慕四少,你嫉妒了?愤怒了?你这一年来对我们百般羞辱,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你当然不甘心!可拿我一个女人来出气,你就不嫌跌了身份吗?”

“笑话!我慕安阳想做什么,做了什么,谁敢多说一句废话?”他俊美精致的脸和她不足寸许,她将他意气风发的狂狷看得分明--偏偏那是女人们最爱的气度,慕安阳这个男人,被各种人哄着,宠着,惯着,生生坏成了这幅摸样!

刀尖在顾桑青的脸上虚虚一划,慕安阳好整以暇的审视了她,“你说我要是把你画成个血葫芦,三天后的婚礼,大概就不会举行了吧?桑青妹妹……你还小,我也不想干这个造孽的事,只要你点个头,阻止顾寒贞和我爸爸的婚礼,我就放了你。乖乖听话,好不好?”

顾桑青盯着他,慢慢扬起了下巴--就在他以为她会点头时,她轻轻闭上了眼。

光是因为顾寒贞?她知道自己没这么伟大。

她顶着慕安阳一年来的羞辱和威胁,竭力支持母亲嫁入慕家,也是为了自己。

那是更加难以启齿的目的,她没脸对任何人说。

慕安阳轻轻抽了一口气,他皱起眉盯着这个小丫头,简直有些惊愕了,她分明就是怕的厉害,睫毛抖个不停,牙齿将下唇咬的都泛了白,可却强忍着没吐出半个字的示弱。

他玩味的勾起唇角,心底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痒意,随手将水果刀仍在地上,他掐着她的下颌,将她的脸抬到极致,在昏暗的灯光下仔细瞧着她的眉眼。

顾桑青被扯的踉跄一步,狼狈的摔进他怀里,下一秒就被狠狠攥住了腰,她忘了挣扎忘了唾骂,全部的感官就只剩下了一个疼,她几乎怀疑慕安阳是换了手段,扔下刀子,要活活勒死她!

而这边抱着她的慕四少,一时间竟颇觉惊喜--他早没发现,这看似干瘪的臭丫头,倒还是个尤物!那纤细的腰肢软而韧,抱在臂弯里,仿佛用些力就能勒断一般,心底倏然划过一个念头,慕安阳畅快的哼笑两声,冷森森的道:“桑青妹妹,有点意思啊……”

顾桑青满脸通红的仰起头,“慕安阳……你……”

那慕四少着实是不要脸到了一定境界,非但不放手,还凑上去闻了闻,颇为疑惑的问:“你喷了什么香?”

顾桑青忍无可忍的抬手扇去,他扭脸一躲,速度还是慢了,下颌处被挠了三道口子,火辣辣的疼,可他并不恼,倒像觉得颇有意思一般,施施然松了手。

沙发上旁观的文东然等人已经看呆了。

钟越把手里的橘子捏的汁水四溅,颤着手指了指那两人,扭过脸看着文东然,惊的脸都绿了,“这……四少这是……”

文东然若有所思的看了顾桑青一眼,那小丫头红着脸,严阵以待的盯着慕四少,爪子都伸了出来,就等着再上去挠他一下,而慕安阳只是笑微微的低头瞅着她,黑眸里深邃的火光明明灭灭。

文东然从桌上拿过烟盒,抽出一支叼在嘴里,一脸的似笑非笑,分明就是个坐等热闹的表情。

这好戏,才刚开始呢!

三天后,轰动B城的慕家婚礼,如期举行。

菲尔斯大教堂。

彩屑和着玫瑰花,零落在红毯上,是一汪厚厚的花海。

气温依旧徘徊在10度上下,人群里,顾桑青一边竭力控制着脸上喜气洋洋的微笑,一边频率均匀的打着哆嗦,在裸露的手臂上摩挲了两下。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总裁豪门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