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穿越架空 > 等你今生到来世小说

等你今生到来世

标签: 标签大全

状态:连载中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忆如·瞳美

时间:2021-01-05

小说简介

前生一生,阴差阳错,冥冥中一切自有其无可改变的轨迹。这一生,那注定的关系,铸就了一道透明的血墙,自此亲情、爱情,在他们的心底变模糊却又拼命挣扎。赐以最固执的报复,那是蔷薇之鞭的抽打,是他们所不...[更多] 书介绍:前生一生,阴差阳错,冥冥中一切自有其无可改变的轨迹。这一生,那注定的关系,铸就了一道透明的血墙,自此亲情、爱情,在他们的心底变模糊却又拼命挣扎。赐以最固执的报复,那是蔷薇之鞭的抽打,是他们所不能承受的分离。 命运的长河里,大家用生命来做宣示,得到的又将是什么? 看,轮回之门在星河里……

《等你今生到来世》情节预览:

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第一章家有小弟蓝色的,天和水;纯净的,天和水;安详的,天和水。颓败的,海岸的世界;悲伤的,我的整个世界。这里,是哪里?他是谁?为何站在海水里,这般的悲伤?空中的,女子是谁?我,怎么了,为什么会看到这些,为什么我不能把她看清楚?而他们,又是怎么了?男子扬起头,看着空中的女子,说:“请你相信,下一世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无论相隔多远,我都会斗破苍穹遮天傲世九重天天珠变吞噬星空的靠近你,在人海中第一眼认出你。就算忘记你也没有关系,这颗爱你的心会让我留住你。我们的距离是三千年的时光,但我会让它成为一张纸的厚度,只要你愿意拥住我,那我们的结局一定会是美好的。”男子平静的看向海面,身体慢慢的滑向海里,“就让我沉下去吧,带着我所以的自尊和骄傲。亲爱的,我发誓这不是永别。”“姐姐……”夜,深到最透。房内,黑得浓烈。床上的少年粗重的呼吸着,嘴里喃喃呓语,扭曲的表情不安的身体正告诉人们他在做噩梦。“姐……姐姐,姐……啊!”一声低吼,少年从床上一跃而起。窄小的房间里,粗重的喘息一声又一声,浑身都是汗水。梦已经结束了,那种窒息的感觉也随着消失,少年下意识的抚了抚胸口。梦,从小时候就开始做,而窒息的感觉总随着梦的出现而出现。那种真实的感觉,每一次都不得不迫使他从梦中清醒,大口呼吸。好像如果不从梦中醒来,自己真的就会溺水而死。梦魇太真实,少年虽疑惑却也没有在意。倒在软床上,继续入睡。1、家有小弟温柔的霞光晕红了整个城市。在黄昏红色枫叶般醉人的色调里,故事的大帷幕被缓缓拉开。这是个寻常小巷,小巷众多房子中有一座不起眼的二层小楼房。底层住的是主人家,二楼租给了一对姐弟。他们都已经高三了,但不在同一所学校。姐姐叫夏情忆,天生丽质;弟弟叫罗瑟弦,阳光帅气。记得他们刚搬进来的时候还不过是个上初一的男孩女孩。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父母,只知道在他们父母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一眨眼,这对姐弟俩已经在这住了5年了。邻里之间都处得很好,尤其是这家房屋的主人,都快把他们当自家孩子照顾了。现在已是黄昏十分,那对姐弟也应该回来了吧!“姐,救我。我们班上有个死三八总是缠着我,长得倒是亭亭玉立,可脑子少根经,不知道小时候有没有被雷闪过。”往常总是精神饱满的小弟今天突然垂头丧气起来,脸上挂满乌云,一进门就痛苦的嚷嚷着。一手扔包,一手丢外套,然后左右脚一前一后把鞋子甩得老远,一副烦厌的样子,疲惫的倒在了沙发上。夏情忆从房内走出来,不在意的瞥了他一眼,直径向厨房走去。其实她也刚从学校回来,不过她要做饭,不能像罗瑟弦那样悠闲的躺在沙发上。但是,作为姐姐的她还是利用系围裙的时间很关心的简单询问了一下。“怎么,我们自称‘阳光帅起美少年’的罗瑟弦小朋友,也会被一个小女生打倒?”罗瑟弦消化了姐姐的话半垂的眼帘豁然打开,猛的从沙发上跳起来,音高八度:“‘小女生’?开玩笑,那丫头整是个邪气加邪恶加怪异的女巫婆啊!说话怪里怪气的,同学们都不怎么跟她玩。我还听哥们说,她家是个巫女世家呢!”罗瑟弦紧挨着夏情忆,在她周围转来转去,还把最后一句话说得神神秘秘。有那么夸张吗?夏情忆是个十足的梦幻主义者,喜欢希腊神话,信仰希腊太阳神,包括天使、恶魔、上帝什么的,她也一并信了。但是……现实中的“巫女世家”!?夏情忆还没梦幻到那种地步。“快让开,要不帮忙,要不出去。”夏情忆拿刀的手随意一晃,没有理他,自顾自的洗菜切菜。她现在已经快被饿晕了,哪有精力跟他一起白痴下去。“姐,你不要不相信,那女孩真的不是一般的古怪,她跟其她女生……不,她跟正常人都不一样。”罗瑟弦在夏情忆身后急直挠头,见姐姐没反应索性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铁铲,举过头顶。“喂,还我。”夏情忆转身就抢。“我不。”罗瑟弦坚定的摇了摇头,很孩子气的把铁铲在夏情忆面前晃了晃,然后又以最快的速度藏到了背后。夏情忆作出很“诡异”的表情,一步一步靠近自己的小弟,还把自己的手指弄得“咯咯”响。“瑟弦,你是不是太久没有尝到姐姐的降龙十八掌,所以皮痒啊?”“如果命运果真如此。”罗瑟弦演戏般的把铁铲从身后那出来,用温柔忧伤的眼神看者手中的铁铲,然后又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摩。猛然一抬头,眼眸中星光一闪,坚定道:“我愿意死在姐姐的降龙十八掌之下,也不要为了苟活一命把自己的贞洁献给那个女巫……啊!”话没说完就被夏情忆在头上狠狠采了个大蘑菇,痛得他一阵掺叫。“呜呜呜……你还真下得去手啊!”罗瑟弦可怜巴巴的揉着被敲痛的头,闷闷的抱怨着。夏情忆一把夺过弟弟手中的铁铲,长长的马尾高傲一甩,“切,有什么好下不去手的啊!”对与罗瑟弦刚刚扮可怜的伎俩夏情忆早就见怪不怪了。“呜呜呜……阿姐……阿姐……”“好啦,好啦,你就别在这恶心人了,那女的到底怎么怪,你倒给我说说看。”受不了他的怪腔怪调,也许更多的是出于关心,夏情忆忍不住问道。一听到阿姐口气有变,罗瑟弦眼眸一亮,立刻精神大征,嘴里像叼了个火球似的,止不住的滔滔不绝。“姐,我告诉你哦,那个女巫婆在前几天突然跑过来告诉我,说我的前身是夏爱国的田烟王,而且是在三千多年前的时候。在三千多年前,也就是她的前身,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姐,你一定猜不到,还是我来告诉你吧!在三千多年前,她就是夏爱国的八公主,也就是我的王妃。哈、哈、哈,开玩笑,她的意思不是说在三千多年前我跟她私通了。”罗瑟弦话音未落,夏情忆“扑哧”笑弯了腰。“姐,你先别笑,后面还有更精彩的了。当年,她嫁给我不到几个月就死了,年仅十……哧……十六……岁,哈哈。”虽然跟哥们聊天时已经笑了不下十次,但再次讲起的时候还是会忍俊不禁。“嗯,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啊?因为她被另一个女人给害死了,而且我也是被那个女人给害死的。”说到这里,罗瑟弦还嗲嗲的抽泣了一下,“年仅二十五岁。呜呜呜~~~~~”“哈哈,佩服佩服,居然是个因年早逝的王啊!哈哈。”夏情忆一边笑一边感叹。看来那位女生还真有两把刷子,难怪小弟会被她弄得焦头烂额。“真看不出来,原来我们家瑟弦的前世是个王啊,还是个早夭的王,怪不得今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哈哈哈。”“姐,我可怜不?”罗瑟弦哭丧着脸,乍一看还真可怜。“可怜,可怜,前世今生都可怜哦。”夏情忆一副看完笑话的模样,转身开始对着煤气打火,开始她的工作。其实罗瑟弦的计量作为姐姐的她怎么会不知道了,无非是向她撒娇,仗着自己有张可爱的小脸和弟弟的头衔,无限制的向她索取自己的需要。不得不承认,罗瑟弦给她带来的麻烦完全是她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谁让她从小就宠着这个弟弟了。“阿~~姐~~~”身后传来一阵比猫叫还要软绵绵的声音,“帮我一个小忙好嘛?”看吧,看吧!像个小吸血鬼一样,甩都甩不掉,真不知自己是哪辈子欠了他。“不行。”夏情忆坚定的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她发誓,从现在开始,自己一定不再宠他。否则他总有一天会因为找不到老婆而请她出去找女人的,她可丢不起这个人。看姐姐不答应,罗瑟弦也没放弃,从姐姐的左边转动姐姐的右边,坏笑得眼睛都成老鼠眼了,“姐,其实很简单,只要像小说里讲的那样,做男主角的女朋友,把另一个烦人的女生给气走,就可以了。”“什么?叫我做你的女朋友!”锅里的油被烧得很热,切好的西红柿片往里一放顿时炸在了花,就像此刻夏情忆的心情一样,“做梦。做你的女朋友,那我不是亏大了。而且,是哪篇小说告诉你只要身边有个女朋友,另一个女生就会放弃追求啊?小说里都说第三者在喜欢的人有女朋友的打击下,通常都会做出可怕的事情。而最倒霉的就是那个人的女主了,为此丢了小命的大有人在,进医院的更是十之八九。”说着又把旁边准备好的水倒进锅里,看来是要烧西红柿蛋汤了,那可以罗瑟弦最喜欢的汤。“啊,我想到了!”罗瑟弦突然冒出一句,让夏情忆吃了一惊。“我可以去学跆拳道,保护姐姐,这样就不用担心进医院了。”说着还伸了伸腿,对着空气比划了两下。切,真是败给他了,还以为他能想出什么好方法,“等你学会跆拳道,恐怕我早跟上帝下象棋去了。”“不要打击我嘛,姐。”虽然在请求,但罗瑟弦的眼睛却不怀好意的在姐姐旁边的锅具上瞟来瞟去。“这是事实。”夏情忆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罗瑟弦没有接姐姐的话,但也没有走开。三秒钟沉默后……夏情忆闪电般拿里铁铲,并护好旁边打好的鸡蛋和油盐味精。可是,聪明人何止她一个……“喂,臭小子,居然敢连锅端,快还回来,不然我杀了你。”“不,除非你答应我。”“休想。”哇,外面的世界真是夕阳无限好啊,不过罗瑟弦就没心情欣赏了。把姐姐的西红柿汤给打翻了吧!下次开玩笑记得可不要再端姐姐正在烧菜的锅了!夏情忆一手拿铁铲一手拿瓷碗,狂吼道:“罗瑟弦你这个混小子,看我的玉女剑法。”“啊~~~~救命啊~~~~”第二章和巫女的另类约会太阳明媚,空气新鲜。这是个不错的星期天。取消了和姐妹们的约会,原因就是要做弟弟一天的女朋友,并帮他演戏。没办法,谁让罗瑟弦像个猴子似的,花样百出,连眉毛都在请求着阿姐的帮忙。虽然夏情忆有极力反抗,但还是没招架得住乖乖屈服了。“你确定她会经过这里?”夏情忆疑惑的环顾着四周。这里是公园的后山,人很少,再向前走就是有点阴森的树林了。听说那个女的家里很有钱,一个有钱人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吗?“应该会来的,我有哥么的可靠消息来源。她似乎每个星期天她都会到这里来,再等等看。”罗瑟弦在一旁嘀咕着,可夏情忆一句都听不进去,她觉得她现在的身份好尴尬。一少女,穿着全套纯净的黑,奇异的饰品搭配更加充满诱惑,一步一步向公园深处走去。她走得不快不慢,动作轻盈,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就在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她赫然顿住了。笑意只是在眉间一飘而过,取而代之的愤怒。曾经被深深燃烧过的感觉再次得到体验,事隔三千多年的视觉得到了真实的冲撞,被埋葬在时空里尘封的情感仿佛就要失控。下一秒,她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不管怎样,只要她干扰了我的生活,就算要触犯十条门规我都要让她在这世上消失。“瑟弦,你是从哪个哥们那弄来的女朋友啊!长得还真不怎样。”罗瑟弦跟夏情忆面向树林站着,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妩媚里带着嘲讽的声音,不惊转身去看。视觉上带来的冲突一点也不压于听觉上的震撼。这种奇怪的打扮罗瑟弦早已习惯了,但夏情忆却狠狠瞪大了双眼。难道这就是弟弟口中的巫女——潘晓蝶!简单而又精致的妆容,高贵而又典雅的气质,华丽而又新颖的衣着。不得不承认,她很漂亮。不过夏情忆却没有办法让自己喜欢上她,傲慢、轻浮、拒人千里,大小姐身上最可怕的缺点算是被她占全了。潘晓蝶迈着高傲的步伐向他们靠近,一边走一边掏出一个精致的钱包。“啪”打开,笑盈盈的说:“这个冒牌女友花了你多少钱?作为你的未来女友,这些费用都由我来出吧。”居然一下子被看穿了,从没撒过大谎的夏情忆和罗瑟弦不由得慌了一下。不过她的举动却也十分让人火大。罗瑟弦可以忍,夏情忆可忍不住,“你哪一只眼睛看到我是他买来的,请你说话注意点好不好。”吼完还生涩的搂上了罗瑟弦的右臂。罗瑟弦咽了咽口水,他无数次想象过夏情忆作为他女朋友和潘晓蝶见面的场景。但他也没有想到潘晓蝶会把姐姐得罪得这么惨。不过夏情忆忽然亲密的搂住他的右臂,这倒让他有点……那个,小心脏竟然莫名的“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对于夏情忆的吼叫潘晓蝶完全没有看着眼里,自顾自的走的罗瑟弦的另一边,毫无顾及的搂住了他的左臂。这对夏情忆来说简直是莫大的羞辱。“瑟弦……”两个女生几乎同时开口,一个瞪着圆圆的大眼睛,一个撅着樱桃嘴,罗瑟弦不由得一番感慨:女人果然很可怕!想到这里他心中又是一阵庆幸:还好我家里只有一个。“瑟弦,你告诉她,我是你的谁。”夏情忆一副怡然得意的样子,好像很快就能看到对面那位大小姐出丑的样子。潘晓蝶才不会怕她呢,自信满满叮嘱道:“瑟弦,我知道你们之间一定做了什么交易,把真相都说出来吧,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罗瑟弦冷汗簌簌,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快点逃跑。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也只好硬着头皮了。把左手从潘晓蝶的手里抽出来,给她你个歉意的微笑,认真说道:“她长得不够精致,气质不够高贵,但很清纯,带人诚恳。以前的我没有注意,但是现在的我真的很喜欢她。抱歉潘晓蝶,她是我的女朋友。”罗瑟弦的一字一句都说得非常精确明了,旁边的夏情忆几乎快要甜死,飘飘欲仙的同时也让她的腰杆直起很多,“怎么样,心服口服了吧!”“不可能。”潘晓蝶突然失态的吼道。“为什么不可能?”夏情忆一句有力的反问让潘晓蝶顿时无法开口反驳。潘晓蝶的反映让夏情忆感到很奇怪,不就自己喜欢的男生有了初恋嘛,有必要让自己的脸一阵愤怒一阵悲哀的吗。一看就知道以前没受过什么挫折,想想她刚才傲慢得意的样子,夏情忆决定将打击进行到底。“所以,瑟弦是我的,跟你没关系。你以后就不要在骚扰他了,让他有新的生活吧!”夏情忆像背小说台词一样下了最后的结论。一切搞定了,后面的罗瑟弦用赞许的眼神看着她。果然,找姐姐来帮忙是正确的选择。从头到尾他就说了一句比较煽情,但他今后的麻烦就此烟消云散了。可是,他们怎么能了解潘晓蝶此时的痛苦了?就在夏情忆为自己的功绩沾沾自喜的时候,脖子骤然一紧。是潘晓蝶!还没看清她的脸,凶狠的话语赫然传进夏情忆的耳朵,“为什么前世今生都是这样,我不服。池落,就算是老天特别的偏袒你,我也要让你万劫不复。这一世,无论如何也不会把田烟王让给你。”天啊,根本就不能呼吸,这家伙的手劲比想象的要大很多。“潘晓蝶,快放开她。”一声低喝后,夏情忆的脖子顿感一阵轻松。“潘晓蝶,还以为你很清高很高傲,没想到你也有这种行为没素质的行为。”罗瑟弦很气愤的说着。一阵咳嗽后夏情忆直起了身子,正好看到罗瑟弦抓住潘晓蝶手腕的英勇形象。不过,与此同时潘晓蝶的眼角边流下了一滴眼泪。碍于女孩的天赋,夏情忆刚想对弟弟说什么,可还是晚了一步,潘晓蝶已经抱上去了。“王,你可以没有记忆,但你真的什么都感觉不到吗?为什么你总是要护着她,我才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啊!”“放手,潘晓蝶。”虽然她哭得很伤心,但还是被无情的推开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潘晓蝶,你不要太固执了。”这是罗瑟弦对潘晓蝶说的最后一句话,转身向夏情忆招手,“我们走吧!”夏情忆应了一声,无奈的看了潘晓蝶一眼,摇了摇头跟上罗瑟弦,向前走去。“站住!”身后的潘晓蝶突然一声大喊,罗瑟弦夏情忆同时转身。“你当真就这么走,当真要再次抛下我。”潘晓蝶仍不放弃。然而罗瑟弦的回答也相当肯定,“这世上我只爱她一人,而你只是我的擦肩而过。”话落,他牵住了她的手,潘晓蝶一阵晕旋,那一幕,仿佛又回到了千百年前的某一天。“我……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我一定会得到属于我的东西。罗瑟弦,我要诅咒你,我诅咒你会在离开我后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失去她。”带着诡异的表情,一字一句都参杂着深深的怨恨。“无论你要诅咒什么,我都不可能选择你,无论阿忆会遇到什么,我都会保护她。”一句话,说得那么铿锵有力。夏情忆心中升起一阵暖意,看瑟弦的眼神竟有些愣了。刚刚的,还是她所了解的瑟弦吗?夏情忆14岁就带着弟弟罗瑟弦出来独立生活,她发誓——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强的去面对,要保护好自己的弟弟。一直以来,她就像挡风伞一样站在弟弟的面前,疲了倦了也不能倒下。看着弟弟每天快乐的成长,就是她最大的安慰。而今天,弟弟像男子汉一样站到了自己的面前,为她挡住可怕的诅咒。夏情忆鼻子一酸,差点眼泪都掉下来。原来,不知不觉中瑟弦已经长大了,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并且还能够保护她。这就是被保护的滋味吗?好温暖、好安详。不知怎么的,夏情忆突然好想谈恋爱,好想依偎在某个人的肩上,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我是不会那么残忍的。”潘晓蝶的笑宛若娇艳的罂粟花,“瑟弦,虽然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我,但我还是会给你机会。如果诅咒真的成真你一定不要惊慌,诅咒是我下的,这世上还有我可以救她。”“上帝会保护好人的。”夏情忆倔强的反驳了一句。“古复街126号,是我家。”潘晓蝶根本就没有理她,也许在她看来,她说的话已经幼稚得无需她去辩解了,“瑟弦,我在家里等你来——求我。”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穿越架空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