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 北行奇遇记小说

北行奇遇记

标签: 标签大全

状态:连载中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厚宇星宸

时间:2020-11-20

小说简介

……

《北行奇遇记》情节预览:

女主和男主隔了这么久还能破镜重圆,真爱了

  这是一个真实而又虚构的故事,因为,它是根据故事主人公,也就是我个人七年间西北和东北之行的经历改编演绎而成,故事中的部分人物和部分事件是真实存在的。

  其实,女BOSS提的很多要求确实非常严格,现在想来我也觉得有点变态,估计是想吓唬我们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吧。于是我随即回应道:“我也不想干了,问问袁会长能不能放弃。”“你问一下他,你跟他熟,我怕跟他说话。”“你怎么这么怂,我也就是说说,你还真想放弃啊,来都来了,你要说放弃,估计女BOSS当场骂死你”。听到王志远这么说,我心想确实有这个可能,死就死吧,忍忍算了。我还在犹豫着,抬头看看周围,我对面的两个女同学正在偷笑,估计是听到我们刚才的对话了,我唰一下脸就红了,尴尬地低下头假装记录些什么。

  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下午都要去参加素质拓展训练,培养团队合作意识。来到实验楼大厅,我们先做了自我介绍,这个那个的,之后在女BOSS的主持下,我们相继做了四五组团队活动,完了后都快到下午6点了,又累又困。女BOSS还不让我们走,非要每个人做个自我总结,讲收获到什么东西。

  这次支教活动是由志愿者社团组织的,袁会长是老校区的社团会长,新校区这边还有个大BOSS,一看就是个女强人,今天来给我们进行培训,据说这次培训完她就不干了,将位子禅让给这边的李会长。培训进行了一个小时,那个女强人讲的都是些纪律要求,说什么不能迟到、早退、开小差,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跑操、国旗下讲话等等,还有一大堆惩罚措施。听到这些,我眉头紧皱,“妈呀,上了贼船了,这么坑爹”。王志远也后悔了,他哪能受得了这种苦,对我说道:“你把我骗来,现在好了,完蛋了吧,后悔都没法退出了”。

  我其实对这个特别反感,一次小活动真能收获多少东西啊,要真说估计大家也都是说些差不多话而已。我是最后一个说的,前面他们说的都好多,把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而且我觉得他们口才都很好说的也好。轮到我时,我有点尴尬,想了半天,“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团队活动,由于我年龄比较小,今年才17岁,与各位比我大的同学们在一起,我学到了很多。。大家都比我优秀,我很自愧不如。。”

  这是一段离奇的往事,对我来说更是一段永远无法解开的迷题,我时常因为这些而头痛欲裂、甚至想不通的时候有自寻短见的倾向。现在,王志远失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何走下去。为了帮他找回记忆,我干脆将全部经历其记录下来,写成《北行奇遇记》。

  一小时过去了,食堂里饭菜香味飘得到处都是,我们都听饿了,或者是被条条纪律吓饿了。过了一会儿,培训结束前,大BOSS让大家毛遂自荐支教的负责组长。有支教组长、调研组长、文艺组长等等。本来不想干的,王志远说“当个组长,跟他们带头的关系搞好,要是做错事了,估计能减轻惩罚。”我心想这是个好主意唉,要么不干放弃,要么就好好干,搞个组长也不错呢,于是我最后弄了个调研组长,王志远弄了个文艺组长,袁会长本来就是官,当了个支教队队长。总共才那么几个官职,我们仨儿都捞了点事情干。

  六年前的夏天,我同王志远、袁会长等十多位同校不同院的同学,来到陕西秦岭大山深处一所小学开展支教活动。支教的村庄距离西安市有50多公里,没有交通工具、没有手机信号、甚至缺乏洗澡的条件,有的是群山与河流、大雨磅礴与艳阳高照。在这艰苦而又与外界缺乏联系的半个月里,自当天晚上开始便发生了众多蹊跷、诡异的奇事,甚至差点遇到生命危险,同样还有至今难以解开的谜团。而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又预示着三年后在陕北子长县的种种经历。

  我叫李厚坤,七年前,16岁的我还未成年,因读大学独自来到大西北重镇——“十三朝古都”陕西西安。这里是中华文明的重要一脉,离我的家乡有1000多公里,对于一个之前从未离开家的孩子来说,应该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和挑战。由于在宿舍中担任舍长,所以王志远到哪去都称呼我为舍长,现在毕业都好几年了,依旧如故。王志远是我的大学同学兼室友,可能由于个头差不多而多了些共同语言,他在大学时代算得上一个全才,我一直把他当做榜样。也正是那几年的一起出生入死,所以我与他关系最好。袁会长是个陕北人,一来学校时便操着比较浓重的陕北口音,每当他说话时我们都爱挑他的刺儿。这个红色圣地成长出来的孩子,因其在志愿者社团中一些惊人活动,如食堂门口站在桌子上公开演讲,早晨在学校教学楼阳台上大声朗读英语,等等,在老校区小有名气。

  这所有的一切,都将要从六年前的夏季支教讲起。。

  没说完几句话后,就不知道该怎么讲了,杵在那里。女BOSS带头鼓起了掌,“你到现在还未成年啊?”“我们支教很苦的,你能够参加非常不错,这个精神值得赞赏,更值得我们这些成年人学习。”大家听完也都笑了,我尴尬地笑了笑,心想道“学啥啊学,要求那么严格,上午我都准备放弃不干了呢,你还这么夸我,真是赶鸭子上架啊。”

  那是2010年七月初,还未放暑假,西安的夏季特别热,闷得要死不下雨,宿舍还没有安装电扇,每天早上基本上都是热醒的。这一天,跟往常一样,我早就热醒了,其他同学也起的差不多了,连日来的期末考试也把人折腾得够呛。今天上午,计划去新校区参加支教的培训会,我和王志远、袁会长一起,吃完早饭后搭乘323公交到新校区。这是我上大学一年多来,第一次来到新校区,新校区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远、很大、也很荒凉。到10点钟左右,参加支教的同学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都集合在新校区的食堂一楼,看起来能够有二三十人。这次支教我是在袁会长的鼓动下心动的,然后又怂恿王志远一块儿参加,所以到现在我都觉得,后续发生一连串事件都是我自作自受,如果不参加这次支教,也不可能有后来的离奇怪事了。

  三年前的六月下旬,陕北延安市子长县,我心中曾经的一块红色圣地,如今却被诸多离奇的故事经历全部掩盖。一件件事情的发生,似乎环环相扣,与六年前的蓝田之险紧密相连。从我与王志远的一同北上,到发现受骗与上当,再到之后的被逼探险、直到最后发现的惊天秘密,其实是一个他人早已安排蓄谋好的局。在有幸逃出后,我在心里默默发誓,我再也不去子长了。关于其中的谜团与真相,我也不想知道了,我只想好好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恐怖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