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盗墓枭雄小说

盗墓枭雄

标签: 标签大全

状态:完结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诡道无极

时间:2020-11-02

小说简介

……

《盗墓枭雄》情节预览:

这本书人物感情和语言都拿捏的很好,

  一日,丁巳从赌场醉醺醺的出来,输的一身溜光,骂骂咧咧的摸进了寡妇苗苗的房子。半夜里两人成了好事,这夫人看丁巳睡的跟死猪一样,就光着身子爬起来摸丁巳的口袋。没成想一文钱也没摸到。寡妇伺候了丁巳大半夜,本想弄些钱财置办两件子好衣裳,没成想在丁巳身上扑了个空。越想越气,索性爬起床来,一盆洗脚水泼醒了丁巳。

  “李教授,您这是什么意思,拿一张地图来让我研究,要知道研究地图您可得找地理专家。对这个我可是一窍不通。”

  “小野,这个是李教授,咱市里考古队的。”

  “丁巳刚刚从龙头峡绘完地图回来就被人盯了梢,我担心清军已经渗入我们内部,想拿下我们鹰嘴山了。据山下的可靠情报,山下已经集结了上千清军”。

  我的师父叫游方,原本是个教书先生,光绪26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城之后,他就入了绺子。虽然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但土匪的名头不好,清军剿匪的时候,他被火枪打瞎了一只眼,从此改名游瞎子,金盆洗手退出了江湖。

  沉默了十几秒后,李三楞低下头,好像丧失了斗志的公鸡一样,连端着茶水的手都开始颤抖了,“这事说来也怨我,怨我贪心,那一年在山东考古,我在一座战国墓里发现了一块古玉,那时候我妻子正好临盆,给我生了个女儿,我却不在他们母子身边。为了弥补愧疚,我把玉偷偷塞到了鞋子底下带回了家,这玉的身份不好,可那时候我根本不相信什么神鬼之说,就把玉给女儿带到了脖子上。谁知道,十几年后,我女儿却患上了一种怪病,她浑身开始长头发,我带着他走遍了大小医院,却没有一个医院能查处来是患了什么病。走头无路,我开始在妻子和自己身上找原因,终于在一本古书我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我女儿带的玉极有可能是一种古代化石,叫做绒玉,绒玉并不是玉,却比玉的外观还要精美,据史书记载,很多达官贵人起初把绒玉视为珍宝,但后来这种玉的反面效应开始显现。长期佩戴他的人,全身会长出长长的毛发,毛发不是一般动物的毛发,却是头发一样可以无限的长。但是到了清代,有一个人却找到了克制绒玉的东西,清朝的帝王很多带绒玉却没有发病的,应该就是找到了克制绒玉的方法。清代虽然离我们比较近,但因为这是宫廷秘方所以始终没有流向民间。我有心挖开几座清代皇陵,但清陵不是被毁就是被国家强制保护了起来,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想到龙头峡的大墓”,说着话,李三楞眼圈发红,拿下眼镜轻轻的擦了擦,我当下有些同情他。

  “大哥,我倒不担心龙头峡能不能成事,我担心咱们山上有内鬼!”师父抵近大当家的说道。

  这天闲着没事干,我就用电脑下载了个麻将游戏,开局几把,把把点炮,郁闷的实在不行。就在我打算退出游戏关掉电脑的时候,下面用来对话的对话框却弹出了一句话。

  李教授摆了摆手,示意赵大海不要再说下去,然后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了一样东西。

  “别捡好听的说,你们男人哪还有个好东西,今儿你要是不给我置办衣裳的钱,别怪我不客气,我这一嗓子下去,告你个强暴民女,再加上你这土匪身份,我看你不是凌迟也得五马分尸!”

  777是这几年才开的酒吧,酒吧里乱,却也能避人耳目,所谓浑水摸鱼,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哎呦,亲娘来,要我说什么话,你才肯相信。你要是把我们鹰嘴山上的土匪当成是野路子货色,那你是看扁了我们”,丁巳摸了一把脸上的油汗,醉醺醺的说道:“我们花的是死人的钱,一个坟刨开,四五十口子土匪买枪买炮买烟土,还能好酒好肉的吃上个三年两年!你说我没钱,你是看不起我!”

  “难,双龙守墓,一池凶险。能不能成事我心里也没底,单看这风水绝对是个好差事,但这墓是风水之中的死地,凶险异常。但好在我们人多,弟兄们也是个个身怀绝技的英雄好汉,如果多加小心,也不是没有机会。”

  我师父看完了地图之后,眉头紧锁,一言不发。“二弟,龙头峡能不能成事?眼看着过冬了,弟兄们可全指着那个大墓呢?”柳青龙脸涨得通红,一双牛眼盯着师父。

  “你不说,我倒还忘了这茬子,狗日的鞑子,看咱鹰嘴山日子过的滋润,想打掉咱们分财宝,还能立头功呢”,“要不这样二弟,我带20个弟兄进山成事,你守着山寨,把咱德国造的宝贝立在山头,咱鹰嘴山地势凶险,易守难攻,只要你守住山寨,我三日便回。”

  “弟兄们,现如今大清国腐败,民不聊生,咱们都是有血性的汉子,咱们不偷不抢,就拿土里的银子消遣。眼看,冬天就要来了,咱还没有过冬的棉被,没有果腹的吃食,更没有提神的烟土。龙头峡那个大墓,我和二当家的已经盯了半年了,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并不是我胆小,我柳青龙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死活没甚计较。但弟兄们都是有家有室的,这次进山,回不回的来,我说了不算,天说了算。有愿意跟我去的弟兄,喝了这碗烈酒,咱们就上路。”

  “谁!”,丁巳打小在土匪窝里长大,平日里胳膊腿的也没闲着,当下把牛皮纸一把塞给寡妇,“好家伙,敢钻爷的窗户底,活够了“,说罢从窗子一跃而下追了出去。直追出好几里地,没想到黑影却跑得极快,丁巳吃喝嫖赌的身体哪能受得了,只得掐着腰站在原地,大骂了几句,不甘心的大口的喘着粗气往回走。

  “赵大海,咱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儿个我是看你给我发的消息才来的,我从不跟政府的人打交道你是知道的,如果知道有这么一位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爷在这,我可不卖给你这个面子。”

  “杀人了,土匪杀人了!抓土匪啊!”丁巳没有被抓,也没有被押送官府,而是一身泥水狼狈的逃到了鹰嘴山。原来丁巳虽然平时犯浑,在寡妇家里却多留了个心眼,寡妇家的后墙低矮,还有一棵歪脖子树,他听见风声,知道有人故意陷害他,攀着树干就跳出了寡妇家低矮的院墙。

  此刻我内心在作着极其剧烈的思想斗争。我爷爷这人我知道,性子爆烈,也是晋冀鲁豫地区出了名的艺高胆大,一般他认准的事情,就算是玉皇大帝的墓葬他也得瞧个究竟。他没有去盗龙头峡的大墓,一方面是地图的原因,另一方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肯定是游瞎子叮嘱和告诫过他。要不然依着我爷爷的性子,没有地图,那也得把整个太行山掀个底朝天。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恐怖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