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 荆楚道谈小说

荆楚道谈

标签: 标签大全

状态:完结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一代飞总

时间:2020-10-29

小说简介

……

《荆楚道谈》情节预览:

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你妈个侉子!(武汉经典骂人词汇,简称汉骂)陈鹏飞!这孙子!

  当然,今年一事无成的我便把我从记事时关于这四位老人的所有故事写下来,讲给你们听。

  而在隔壁牢房,陈鹏飞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总算着今晚会发生什么,而且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突然,他猛地一睁眼,“不好,出事了!”陈鹏飞大叫,引来当时值日的警官。

  这都是后话了,三十年前我父亲若不是劳教所里护着陈叔,陈叔便不会救我父亲。如果不是二十多年前陈叔跟我父亲冒死救起了一桩古董案里的马叔和宋叔,马叔和宋叔便不会在十五年前力挽狂澜救了我父亲和陈叔。事情桩桩件件,时间点点滴滴,大事件便不少,更何况那些旁枝末节的小故事,小插曲。

  我陈叔当年估计18岁刚出头,人特狂。年少时不好好读书,整天跟山坡里的一个收破烂的糟老头子一起。山坡是一个地名,在武汉江夏区,而江夏区也是武汉的大郊区,几乎片片农村。

  “吵什么,吵什么!”

  胡开夏犹如晴天霹雳,那时他正在吃饭,几个学员匆忙的跑进来告诉他。他二话不说立马跑到牢房里,只见小王双眼白翻,口吐白沫,身上青筋遍布全身。这个小王他认识,是他同事高友民队里的。以前是个扒手,后来不知道就销赃贩毒,随后就进来蹲号子。

  陈叔现在52岁了,是个老板,他的资产估计有好几个亿,不过在我家他都是客客气气的,因为他很久以前在我父亲任职的监狱里呆过,而我父亲正好是他的领导。陈叔跟父亲年龄相差8岁,他们两关系特别亲。我父亲说陈叔跟他是过了命的兄弟,我心想那人家兄弟陈叔身家万贯,我家怎么“穷”的这样。

  “儿子哎,你再这里跟我瞎讲话,老子让你今晚10点吃饭。”在劳教所,无论是警官还是学员,文化程度都不高,嘴里吐脏那是家常便饭。而在劳教所里,称兄道弟的,认祖归宗的,大起绰号的,数不胜数。胡开夏队里的,有的人称“混江龙”,有的叫什么“大黑子”。陈鹏飞在队里最年轻,其他人都比他大至少5岁,所以人人都叫他“飞儿子”,而他的队长胡开夏,因为戴着一副80年代的墨色眼镜,而被人叫“胡大侠”,意为“胡大瞎”。

  而在陈鹏飞和值日警察僵持的时候,胡开夏却觉得有一丝不对,这灯光却暗下来了,时不时一眨一眨的。而室内温度却越来越低,让身穿军大衣的他都觉得好冷。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他的眼前出现一道人影,他大喝一声,“谁!”影子却不见了。胡开夏一生是从不信鬼的,他虽出生农村,但在共产主义的铁拳和科学的熏陶下,他是怎么也不信鬼的。室内温度越来越低,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胡开夏起身准备离开牢房,却发现牢房的门关了,不知道是谁关的,而且还锁上了。胡开夏有钥匙,伸手就准备开门,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胡开夏急了,身后一身冷汗,突然一双手在他的左肩拍了一下,他猛地一回头,却发现空无一人。“出鬼啦?他心中也是一紧。而当他再回头的时候,一双手却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把式和功夫还是有的胡开夏竟然没有任何办法掰开那双手,那感觉根本不是人的力气。视线越来越昏暗模糊,气息越来越薄弱,胡开夏心中就想的只是他年高多病的老父亲还有两位辛勤劳苦的哥哥。

  “我要见胡队,急事!”

  那个糟老头子,叫王刚,****时那是被红卫兵往死里打的,后来因为装疯卖傻,生产队所有畜生的粪需要清理。他一人自告奋勇的承包了,别人才放过他一劫。这都是陈叔告诉我的,陈叔每回谈到老头子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每次也在这个时候,他收回了那副嘻嘻哈哈的表情。

  陈叔叫陈鹏飞,湖北武汉江夏区山坡人士。人长的还算英俊,也挺高的。父母早逝,在4岁亲戚把他丢给了一个每天收破烂的糟老头子。陈叔后来跟我讲,是糟老头子非要收他。在那个****即将结束的时候,教育基本快恢复了。别的年轻的,年少的都回学校学习了。而我陈叔年幼时学习了认字,就再也不学了。语数外,理化生,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却对历史啊,地理方面尤其擅长,什么刘玄德,唐太宗,他连他们老婆的名字都能说出来。地理方面,他可一不看地图就知道中华三十六省大小地方,而在武汉江夏区,几乎遍布了他的足迹,别人读书,他就和糟老头子到处收破烂。后来在我大的时候,他告诉我他是跟师傅去救人,而这些知识都是老头子让他背的。

  每年到我家拜年的都不多,不过有三个人那是年年必到,而且大年初一早上9点是准时来的。陈叔,马叔还有宋叔。陈叔和我父亲是最早认识的,那是八几年在牢里就认识的,而马叔还有宋叔则是在我父亲放弃国家公职,转业做律师时,所办的第一个案子里的两个当事人。

  陈叔今年52,马叔50,宋叔最小,49岁。而我父亲59岁,陈叔喊我父亲从30年前就叫胡队,一直喊到现在。陈叔手下的司机,佣人无不吃惊。在外面,我父亲总是走着前面,而后面总跟着陈叔端茶送水。一个大老板跟着一个名气算不上太大的律师后面,一个劲的叫着“胡队”,三十年来,年年如此。马叔还有宋叔叫我父亲叫“胡老哥”,认识的这27年时间也是这样胡哥前,胡哥后,恭敬无比。现在这三个叔叔,当然已他们现在的年龄就是三个小老头在荆楚这一片是非常有名气的。

  胡开夏这时刚刚进入27岁,在劳教所担任劳教警官。所谓的劳教警官也同和民警,武警还有交警为正式国家警备职位。胡开夏已经很开心了,他来自农村,一个当时穷的不能再穷的农村。家里他排行老三,大哥胡开新,二哥胡开华。他父亲给他们取名依照“新华夏”,借此希望他们报效这个新生的国家。胡开夏不怎么聪明,但是非常勤奋,家里穷,但是他志气很远大。他的梦想非常简单,就是考出农村。可能现在这个梦想大家觉得没什么,但是在30年前这个梦想可是不得了。百人之中能否有两三人能进城中读书都很难说。胡开新和胡开华分别比他大10岁和6岁,大哥早已成家立业,并生有三女一子,二哥也在81年结了婚。而他们三人的父亲年高六十,但母亲不幸病逝得早。

  “给老子滚,别在这里添乱。”胡开夏低喝道,他从不信鬼,经历****,再加入了党,而且还是入职在国家司法机关的他从来就不信这一套。而说这句话的人名叫陈鹏飞,刚年过19,被别人已“扇阴风点鬼火,宣传迷信思想而进行诈骗”被送进了劳教所。他在这里呆了一年了,整日就在所里宣传什么道教思想,鬼神之论,是所里面连犯人都讨厌的一个人。在改革开放伊始的环境下,一个不满20岁的年轻人被关了进来,真可谓的是前途渺茫。

  此时正直12月,元旦将近,出了这么个档子事,叫谁心情也不好。11点了,其他犯人都回到了牢房,此时就胡开夏一人在那个死人的牢房里坐着。稀稀拉拉的昏暗灯光,外面寒风肆掠。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恐怖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