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随伴小说网!

首页 > 小说章节库(有内容) > 《盗墓枭雄》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失窃的地图

第一章 失窃的地图

诡道无极 2020-11-02 01:16:39
  我的师父叫游方,原本是个教书先生,光绪26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城之后,他就入了绺子。虽然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但土匪的名头不好,清军剿匪的时候,他被火枪打瞎了一只眼,从此...

盗墓枭雄

推荐指数:10分

《盗墓枭雄》在线阅读

  我的师父叫游方,原本是个教书先生,光绪26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城之后,他就入了绺子。虽然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但土匪的名头不好,清军剿匪的时候,他被火枪打瞎了一只眼,从此改名游瞎子,金盆洗手退出了江湖。

  师父这人性子直,脾气也大,脸子不好看。当土匪的时候没少和大当家的翻脸、尥蹶子。大当家的名叫柳青龙,络腮胡子,大方脸,胸前纹一条面目狰狞的青龙,龙尾直延伸到肚脐底下。师傅这人虽然脾气古怪,柳青龙却看重他的手艺,提拔他做了二当家。

  那个年月,朝野动荡,民不聊生,占山为王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但以柳青龙为首的鹰嘴山的土匪却总是神出鬼没,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附近的老百姓很少看到他们下山来打家劫舍,抢粮抢钱抢女人的事也极少发生。山下的乡民不禁疑惑,鹰嘴山有土匪是板上钉钉的事,去山里打柴的二牛亲眼看到过土匪扛着枪炮在半山腰里巡逻,但他们的动作却好似极为隐秘。

  不久,鹰嘴山里的土匪不是土匪,而是盗墓贼的传闻在乡间好似瘟疫一般传开了。

  事情坏就坏在一个叫丁巳的土匪头上。这丁巳是个癞头疮,嗜酒如命,还好赌博,山下有个相好叫苗苗。丁巳隔个十天半月就下山来赌博,夜里晚了,就宿在苗苗那里。苗苗是个寡妇,无依无靠,平日里靠着跟男人做些偷鸡摸狗,苟苟且且的事,勉强度日。

  一日,丁巳从赌场醉醺醺的出来,输的一身溜光,骂骂咧咧的摸进了寡妇苗苗的房子。半夜里两人成了好事,这夫人看丁巳睡的跟死猪一样,就光着身子爬起来摸丁巳的口袋。没成想一文钱也没摸到。寡妇伺候了丁巳大半夜,本想弄些钱财置办两件子好衣裳,没成想在丁巳身上扑了个空。越想越气,索性爬起床来,一盆洗脚水泼醒了丁巳。

  丁巳还醉着酒,说话也不利索,看寡妇眼里喷出火来看着他,直当是他夜里说梦话惹了寡妇。一心想要说几句好话,寡妇却先开了口:“大半夜的醉的跟上夜的叫驴一样,身子快活了,眼里哪还有我?”

  “哎呦,我说姑奶奶,这我眼里没有你,夜里总宿到你屋檐底下?我在城里找那粉头多好?”

  “别说风凉话,明日秋分了,天转眼就凉了,我得置办点过冬衣裳”,说着寡妇把手伸到了丁巳眼前。

  “我今儿不是点子背吗?钱在赌场都输光了,那还有银子给你置办衣裳,下次吧,下次来肯定给你带的足足的。”

  “别捡好听的说,你们男人哪还有个好东西,今儿你要是不给我置办衣裳的钱,别怪我不客气,我这一嗓子下去,告你个强暴民女,再加上你这土匪身份,我看你不是凌迟也得五马分尸!”

  丁巳吓得一个激灵,心说好家伙,人都说最毒妇人心,翻脸不认人,这次算是领略过了。可这次下山不但把自己带的钱输了个精光,还借了刘老海一些,只得陪着笑脸道:“姑奶奶,算我求你了,我们大当家的正在筹划大买卖呢,下次来,你要金子咱有金子,你要银子咱有银子,就是你要皇帝老儿那玉玺说不定咱都能弄来,保准亏待不了你”。

  “不就是几个土匪打家劫舍吗?什么大买卖的,还玉玺,说的天一般大,还不是走险路子,弄几个钱还不够头头分的,你甭弄些浆糊话混账我。”

  “哎呦,亲娘来,要我说什么话,你才肯相信。你要是把我们鹰嘴山上的土匪当成是野路子货色,那你是看扁了我们”,丁巳摸了一把脸上的油汗,醉醺醺的说道:“我们花的是死人的钱,一个坟刨开,四五十口子土匪买枪买炮买烟土,还能好酒好肉的吃上个三年两年!你说我没钱,你是看不起我!”

  “吓,你们鹰嘴山的土匪干那勾当?是、是、是盗墓贼!”寡妇一想到前一个时辰还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个挖坟掘墓的盗墓贼,嘴唇青紫着开始哆嗦了。

  “鹰嘴山一直往里走是龙头峡,那大墓是二当家吩咐我亲自去探的,咱虽说不识几个大字,照葫芦画瓢的本事还是有的,你看……”,丁巳一边显摆着一边从怀里摸出来了一张牛皮纸。那个年代,纸张已经很普及了,一般人家没有用牛皮纸记东西的,用牛皮纸记录的东西,一般极为重要隐秘。

  丁巳被寡妇逼急了,也是灌了几两黄汤,做事没个遮拦,把记录着重要内容的牛皮纸取了出来说着就要给寡妇看。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窗子底下一闪而过,屋里的油灯应声而灭。

  “谁!”,丁巳打小在土匪窝里长大,平日里胳膊腿的也没闲着,当下把牛皮纸一把塞给寡妇,“好家伙,敢钻爷的窗户底,活够了“,说罢从窗子一跃而下追了出去。直追出好几里地,没想到黑影却跑得极快,丁巳吃喝嫖赌的身体哪能受得了,只得掐着腰站在原地,大骂了几句,不甘心的大口的喘着粗气往回走。

  回到寡妇的房里,里面却是漆黑一片,丁巳重新掌上灯,准备招呼寡妇,却看到寡妇大张着嘴躺倒在地下,血染红了床褥又流了一地,牛皮纸却不见了踪影。“苗苗,苗苗!牛皮纸呢?”,丁巳摇了几下寡妇,心里着实不堪,知道自己惹了大祸,刚踏出门口准备跑路,外面却是灯火通明,叫嚷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杀人了,土匪杀人了!抓土匪啊!”丁巳没有被抓,也没有被押送官府,而是一身泥水狼狈的逃到了鹰嘴山。原来丁巳虽然平时犯浑,在寡妇家里却多留了个心眼,寡妇家的后墙低矮,还有一棵歪脖子树,他听见风声,知道有人故意陷害他,攀着树干就跳出了寡妇家低矮的院墙。

  丁巳逃回鹰嘴山后,柳青龙好酒好肉的招待他,既没有因为他丢失了地图而责罚,也没有因为喝酒赌博误事而惩处。直到丁巳又原原本本的把地图凭着记忆画出来之后,柳青龙才一刀砍掉了他的脑袋。

  我师父看完了地图之后,眉头紧锁,一言不发。“二弟,龙头峡能不能成事?眼看着过冬了,弟兄们可全指着那个大墓呢?”柳青龙脸涨得通红,一双牛眼盯着师父。

  “难,双龙守墓,一池凶险。能不能成事我心里也没底,单看这风水绝对是个好差事,但这墓是风水之中的死地,凶险异常。但好在我们人多,弟兄们也是个个身怀绝技的英雄好汉,如果多加小心,也不是没有机会。”

  “那就干他娘的,老话说富贵险中求,眼看着弟兄们在这活活饿死,倒不如赌上性命,也好死个明白。”

  “大哥,我倒不担心龙头峡能不能成事,我担心咱们山上有内鬼!”师父抵近大当家的说道。

  “谁?”柳青龙再次瞪起了牛眼。

  “丁巳刚刚从龙头峡绘完地图回来就被人盯了梢,我担心清军已经渗入我们内部,想拿下我们鹰嘴山了。据山下的可靠情报,山下已经集结了上千清军”。

  “你不说,我倒还忘了这茬子,狗日的鞑子,看咱鹰嘴山日子过的滋润,想打掉咱们分财宝,还能立头功呢”,“要不这样二弟,我带20个弟兄进山成事,你守着山寨,把咱德国造的宝贝立在山头,咱鹰嘴山地势凶险,易守难攻,只要你守住山寨,我三日便回。”

  “眼下只得如此了。三日后咱们山寨会和。我这就去召集弟兄,着手准备。”

  当夜,鹰嘴山灯火通明,一杆黑旗,绣一条金龙,在风中猎猎作响,一头肥猪头戴大红花,被摆在供桌上。几十个黑陶的大碗,倒满了烈酒,在灯火的映照下倒显出几分悲壮的颜色。

  “弟兄们,现如今大清国腐败,民不聊生,咱们都是有血性的汉子,咱们不偷不抢,就拿土里的银子消遣。眼看,冬天就要来了,咱还没有过冬的棉被,没有果腹的吃食,更没有提神的烟土。龙头峡那个大墓,我和二当家的已经盯了半年了,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并不是我胆小,我柳青龙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死活没甚计较。但弟兄们都是有家有室的,这次进山,回不回的来,我说了不算,天说了算。有愿意跟我去的弟兄,喝了这碗烈酒,咱们就上路。”

  “好!好!好!”,山呼海啸,几十个土匪端起酒碗,一饮而尽。一张张决绝的脸泛着红光。当夜,柳青龙带着二十个手艺高明的土匪直奔龙头峡,我师父带领剩下的人开始防守准备。

  此时,上千清军已经包围了鹰嘴山。自从清军知道了鹰嘴山的土匪要盗龙头峡的大墓之后,积贫积弱无暇顾及的清朝政府硬是从河南抽调了上千兵力来围攻鹰嘴山。据称,清廷某个重要人物就埋在那里,此人的风水安危,关系大清朝的国运。按理说,跟皇族亲近的人,应该埋在清皇陵,也就是清东陵和和清西陵,距北京不远。但龙头峡在山西,距北京太远,关乎清朝国运的重要人物怎么会如此草率的埋在这里呢?但是,清军的举动印证了传说的真实性。

  当夜,清廷千余大军用五挺大炮轰碎了鹰嘴山的土匪大门,火枪声如爆炒的豆子一般,那时候的火枪动静大,发射后的烟尘也多,所以整个鹰嘴山整个夜晚都笼罩在枪炮声和烟雾缭绕之中。我师父游方带领不足三十人的队伍虽然早有准备,但奈何清廷这次是铁了心要全歼这股子土匪,所以上来就是要拼命的架势。我师父跟其余的土匪奋起反抗,据县志记载,大野县鹰嘴山生匪患,清廷遣千余人,携炮五门,火枪千条,激战于鹰嘴山下,后清军全歼土匪二十七人,亡二百七十六人,伤一百六十三人。

  我的师父也就是在那次战斗中被清军的火枪打瞎了一只眼。整个鹰嘴山的土匪,活着逃出来的就只有我师父,至于去龙头峡盗墓的柳青龙他们,谁都不知道他们的死活。师父晚年,每每想到去龙头峡的那一群人,总是望着远方,摇摇头,唉声叹气。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失窃的地图 第二章 李三楞 第四章 空宅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